我在龙雏当皇帝

2022年9月13日11:03:54我在龙雏当皇帝已关闭评论

康宁五年六月,我很久没有见士武有这么清闲的时候了,几乎每天都会来后宫,禧妃和杨答应那里是他最常去的地方,夜明珠如流水般进了杨答应宫中。

除此之外,敏嫔仿佛终于被士武想起来,一时之间,敏嫔柳惜朝的宫中人满为患,但她自小在市井长大,早就清楚世情冷暖,一时得宠也不骄不躁让我很满意。

七月按照惯例皇上要去避暑,我早已和士武商量好此次就不去了,因为我需要安胎,且宫中今年新进的妃子比较多,各方事情较为杂乱,我还需要整理。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士武并没有带别人去,这么多年我们好像心照不宣,我不知还能持续多久,但现下我是感动且欣喜的,等士武回来,也专门给他做了好几天他爱吃的饭菜。

八月起,士武渐渐开始忙碌,仿佛六月和七月就是他给自己休息的时间,基本隔几日就要微服去沈大人府上。

这个月莫美人那里成了皇上常去的地方,莫美人人如其名,是个温婉的江南女子,这一点她和莲美人很相似。

禧妃已经彻底压过了纯妃,我心中也暗松口气,不知怎么,我对禧妃没有对像纯妃那么大的排斥感,也许是纯妃让我认清了士武与我不是真正的夫妻,士武是皇帝,而禧妃则是真正一颗心都在士武那里的,也是痴情一片。

康宁五年九月,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天,我本和寻常一样在宫中走一走以安胎,没想到下腹突然血流不止,当时我的心仿佛掉进了深渊,还有不到一个月,我就可以见到我的孩子。

这个孩子,我盼了四年的孩子,无数个日日夜夜,我听他/她在我肚中跳动,我无数次设想,要是一个男孩,我会教导他知诗书行天下,女孩儿则和她姐姐一样。

可是,我没有护住她,躺在床上,我看着嬷嬷她们忙碌,仿佛去到了另一个地方,嬷嬷拉着我的手,在我耳边不断说着月明,是了,月明,月明,我还有一个孩子。

我叫着士武的名字,可是他并没有来到我身边,也是啊,这宫中到处血污,他来了岂不是冲撞了他?

我的眼泪一点点流下来,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他流泪了。孩子没有了,我对士武的心彻底冷了。

士武没有上朝,直接来了我这里,那个时候我已经昏睡过去,后来嬷嬷和我说士武一直陪着我,大怒要处置我的身边人,要不是还顾及我需要有信任的人照顾,我身边的大宫女一个都跑不了。

就这样,墨衣还是受了刑险些送了命,当日服侍我走路的二等宫女直接被杖毙。

呵,这可真是一石二鸟之计啊,既害了我的孩子,又动了我身边的人,让我断去助力,既然有人耐不住了,那我就不用顾及那么多了,从此以后,我只为我和我的孩子而活,对这个孩子来说,我没有护好她/他,我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嬷嬷日日守着我,劝我不要一味自责,月明也知自己的弟弟/妹妹不会来陪她玩了,每日来我身边耍宝卖乖逗我开心,太后专门派张嬷嬷有了一趟,让我不要太过沉溺于悲伤。

宫中妃嫔纷纷来看望我,全部被士武责骂一顿打发走,我听到这消息眼中只有嘲弄。我该怪谁呢?是怪皇上和她的妃子,还是怪我自己没有本事?

我让墨衣好好养伤,派彩衣和青衣着重查探,一个宫都不放过,这长夜漫漫,我有的是时间和耐心和她们斗!

当日陪我散步的是二等宫女春眠,往日里也是受我信赖的,彩衣发现她的家中仍安好,没有任何问题,从她有没有被收买,如何被收买去查这条路便有些走不通。

而青衣那边却是有了新发现,她查探宫女屋子时无意发现春眠的衣服竟有问题,春眠已被杖毙,她的东西应是全部被收走的。

但是当日彩衣留了一份心,把所有和春眠住在一起的人扣在另一间屋子中,让染衣守住春眠的房间不许任何人进入。

就这样,青衣才能发现端倪,春眠的衣服颜色比正规二等宫女的衣服颜色略深!这种深平常是看不出来的,也是当日青衣夜晚睡不着,进屋查探,点灯时一回头看到衣角猛然发现的,不仔细看就是连本人也发现不了。

她取一件春眠旧衣和所有平时会近我身的一等二等宫女衣服比对,又去找来全新的衣服,发现我的四个一等宫女衣服没有问题,可所有二等宫女的衣服都略深!

宫中衣服全由尚衣局统一处理,宫女的衣服也由尚衣局洗衣房清理,每一级别的宫女衣服洗衣处都不同。

一等宫女所有物品都是很难近身的,因为各宫的妃子都很注意这一点,所以都会派心腹去管理大宫女的衣食住行,洗衣这种事也一样。

而对二等宫女的管理就会放松很多,而二等宫女可以时不时可以在我身边,既可以徐徐图之让我放松警惕,还好做手脚,看来,我的所有二等宫女的衣服都中招了。

嬷嬷与我分析,一等宫女几乎每天都会近我身,如果是一等宫女我一定早就有事,而我已经怀了八个月才出了这种事,那一定是有人自我有孕就开始谋划的,就是趁我已经坐稳了胎,有些放松下来才打我个措手不及。

我是康宁五年一月有孕,那么可以排除敏嫔之后入宫的后妃。在敏嫔之前,有手段把手脚动到尚衣局二等宫女洗衣房的也就几个有家里助力的高位嫔妃了,毕竟二等宫女在一宫宫女之中级别也不算低了。

那么就只有娴贵嫔云慕清、慧婕妤白莲花、穆婕妤茶酒了,熙婕妤乔玟眠了,萧家姐妹虽也有英国公相助,但她们俩到底只是美人,入宫又不得宠,能做的手脚有限,不过我还是让彩衣也去查一查她们姐妹。

至于其他人,都是有心而无力的,有能力的这几人里,有宠既有子的只有娴贵嫔,皇上为了二公主也会去她那坐坐。

慧婕妤入宫没多久就被皇上忘在了脑后,穆婕妤和熙婕妤都是被晾了很久,在今年我有孕后才复宠了几日,现在看来,只有娴贵嫔了。

我可没忘了娴贵嫔除了二公主安岚,在康宁三年也是有过一个孩子的,但是她有孕后没有声张,本想三个月坐稳了胎再说。

没想到不知怎么,不到三个月就滑了,也因为她没有及时告诉士武,直到孩子没有了才让士武知晓,让他有些恼火,那段时间都没怎么去过蒹葭宫中。

之后她便有些急躁,竟派人打听皇上的行程想要在御花园中拦圣驾,被我罚跪两个时辰之后禁足半年,士武心软她也是失了孩子,就减成三个月,想必,她是因此恨上我了!

既想通关节,我便让人仔细去查蒹葭宫,掘地三尺也不要放弃一丝线索,如此过了三个月。

这三个月间,近卫大臣从一品五营统领许睿慈之女许如诗于九月中旬入宫封华婕妤,许睿慈是保皇派且为人清廉刚正不阿,深受士武信任。

但其家族底蕴尚薄,朝中为官者仅他一人,长子尚才十岁,为了体现对其的恩宠,其女势必是要入宫的。华婕妤不愧是将门之女,眉目飞扬间朝气蓬勃,性格直爽让人见则心生好感。

当日,右相嫡幼女自请入宫,说辞是听说华婕妤入宫,也想随之入宫,右相妇女一个跪在御书房门前,一个跪在慈宁宫门前。

呵,左相女早已入宫虽不得宠,但既在宫中凭着她的家世皇上也不可能冷落到底,现在许大人之女也成了华婕妤,恐怕右相心里不定怎么想,嘴上说的好听是最宠爱的女儿,最后不还是亲手将她带进了这牢笼中,不过这右相女也不一定觉得这是牢笼呢。

十日后,右相女叶华月入宫封宜婕妤,至此后宫中前朝勋贵、老臣、得用的文臣武将之女都全了。

虽高门贵女接连入宫,但皇上一个也没有召见,舒妃禧妃那里也不去了,每天一有时间就陪在我身边。

我一边感动着,一边有着深深地无力感,士武对我越好,我就越觉得现在的一切就是手中的沙不断地流出。

士武登基即将六年,可宫中一个皇子也没有,这也是前朝不断送女入宫而士武没有拒绝的原因,这次的事,虽然他不断安慰我,但是我知道这对我来说已然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个孩子,是我的希望,六年了,就算士武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太后呢?自从我失去这个孩子,太后只派张嬷嬷来安慰过我一次,之后还和士武说让我好好休息,她先帮我看顾一二。

我没有办法和太后直接对上,只能委婉告诉士武,最后由张嬷嬷和我的奶嬷嬷共同辅佐,我的大宫女协助,但我知,这是最后一次了。

下一次,一定会给太后或其他高位嫔妃,太后的耐心是有限的。我就像一个不断坠落的人,越想抓住什么越抓不住。

果然,十一月末的一天在士武去太后宫中请安后,士武当晚就翻了华婕妤的牌子,那是我失去孩子后士武第一次晚上没有来我宫中。

他没有来向我解释,我也没有派人去问他,我们心知肚明。

当夜,我一夜未眠,我知道我要彻底看清楚了,不能因为士武对我的好再反复沦陷,我是这大孟的皇后,不止是他姜士武的妻子。

而一个帝王的好,是最不能信任的,因为他是一个丈夫的同时,首先是一位皇帝。

三个月来我已经查清,虽然当时负责打理我二等宫女洗衣房的杂物宫女先是被调往御花园洒扫,后来又去了莲贵人宫中当一三等宫女,没过多久就掉井了。

转了好几个圈,看来那个人是打算一石二鸟了,毕竟莲贵人有宠有子,入宫三年来也早有发展了自己的人脉,的确很值得人怀疑。

但是如果真的是莲贵人,她能得到什么呢?一个小小的贵人,空有皇上的宠爱,何况现在宫中宠妃众多,她的荣宠早就不复从前。

何况她家中无人支持,她哪来的底气对我动手?一旦事发,她必难逃惩处,她的三公主又怎么办呢?

所以一开始查到莲贵人那里我便不信。何况那等无色无味让人落胎的秘药,可不是一个小小的江南平民女子能拿出来的,毕竟莲贵人的秀才哥哥只是个名头罢了。

我让彩衣静下心来,慢慢查探,墨衣的伤也基本好全可以出来走动了,她下床第一件事就是出来请罪,我当然不会怪她,但这一次是给我们所有人的教训!

在这深宫,必须得步步小心,一步踏错便是万劫不复,想请了这些,我下定了决心。

第二天我重新恢复了各宫的请安,主动出击,借口自己刚恢复身体还不是很舒服,让宫中高位嫔妃协力筹办今年的除夕晚宴。

慧婕妤她们自然开心,而娴婕妤则是借口自己要照看二公主,却被我一句娴贵嫔是如今宫中地位最尊贵之人了,捧上风口浪尖。

毕竟谁都知道,舒妃和禧妃靠的是皇上的宠爱,但二人都未接触过主持宴会这种事,这类事宜临时交给她们的话,二妃是根本插不上手的。

我为的就是这个,冷眼看着娴贵嫔不情不愿的领旨谢恩,还有慧婕妤她们的眼刀子,我端起茶来,嘴边划过一道讽刺的笑。

这事体就由娴贵嫔总领,回去讨论个章程出来吧,本宫累了,娴贵嫔三日后来与本宫说说情况。

施施然吩咐下去,我便回内室了,等会儿月明还要来,我要赶紧安排一些她爱吃的东西,全然不管身后众妃的眉眼官司。

不管娴贵嫔怎么不情愿,她还是要把这次宫宴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众妃们也想展示自己,毕竟在家中哪个不是自小学习理事。若是不进宫,哪一个都当得高门正妻,一时间,蒹葭宫西侧殿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纵使娴贵嫔再有手段,也没法挡得住所有人,我就等着这一点,想要混水摸鱼的人可不少。

时间很快就到了除夕宫宴的那一天,我一直让墨衣用药伪装自己被我放弃,同时她也从大宫女屋中搬到春眠当初的屋子里,就为了这一天。

宫宴上,觥筹交错之间墨衣已偷偷潜入蒹葭宫,今日我专门给士武说,大公主二公主都已满三岁,可以坐一两刻钟适应适应了,宴会当日,我让彩衣寸步不离跟着月明,两位公主出来给太后、士武和我祝贺一二,便被带回各自宫殿了。

娴贵嫔因为还未位列四妃九嫔,所以身边只能有一个嬷嬷,两个大宫女,四个太监,今日宴会几乎由她协领,她的嬷嬷与贴身宫女怀枫一直跟在身边,另一个宫女怀柳贴身跟着二公主,蒹葭宫中就只能由信任的二等宫女照看。

墨衣就趁二公主这一来一回的功夫潜入蒹葭宫中,青衣用这三个月的时间已经配置出可以让这药现形的配方。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淡淡的香味从蒹葭宫中传来,我的孩子,就是折在这清冷无尘、诗书满怀的娴贵嫔手里!

当夜宴会散后,我和士武照例去定王府共贺除夕,我的心中再不复往日对第二年的欣喜和向往。

当晚回来我和士武在宫中守岁时,我问士武查出来了么?他答应我的,定给我一个交代,定给我们的孩子一个交代。

他沉默了,我抚过他的脸,他第一次没有和我对视,我轻声说出三个字——娴贵嫔,他骤然握紧了拳头。

是了,他知道,他查出来了,五年足够把一个闲散王爷锻炼成一个手段足够凌厉的帝王了,这等手段他怎能没有?

但是他不能说,不止不能,他还得装成毫不知情,因为娴贵嫔背后站着的是显国公,因为娴贵嫔认为自己在报仇。

我轻声问士武,信不信我从来没有害过一个孩子,士武这一次看向我,我们对视着,他一字一句地告诉我:我信你。

我知道,他是信我的,他愧疚于我,也亏欠那个孩子,可他的所作所为告诉我,他对娴贵嫔并非毫无愧疚。那个女人也一样一心一意的爱着他。

我答应士武,一定会查清此事,给娴贵嫔一个交代,同时不止她,当年白常在和王贵人的孩子也一样找不到真正的幕后黑手。

宫中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笼罩着,我分明没有对娴贵嫔出手,她却不知为何一心认为是我害了她的孩子。

我会一点一点查,一定把此事查个水落石出,士武感慨地搂过我,却没有注意到我眼中的讽刺。

我还记得,前几日士武去谢家族学,专门为娴贵嫔带回了她闺中爱吃的糕点,想必那个时候,他已经知道我们的孩子是被娴贵嫔做了手脚,可却仍像之前一样对她。

可能士武是想,娴贵嫔也不是真的心狠手辣,何况,士武作为皇上必须要以大局为重,所以他也要求我以大局为重,明知有人害了我的孩子,还要装作不知情,并且去帮她查找害她孩子的人。

是的,娴贵嫔事出有因,可不管怎样她害了我的孩子,这一点我不会忘记,更不会放过,等着吧娴贵嫔,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士武啊士武,你可真是个好皇帝,从此以后,你只是我的皇上,不再是我的丈夫士武。

ps:我在第五篇和第六篇为皇后和娴贵嫔云慕清设立了一个对立的宫斗,云慕清可能是很多人心中的白月光。如果有幸被龙雏小伙伴看到这篇文章,觉得我这里设置得不对,还请多多见谅。

我的一切脑洞都是根据剧情发展,云慕清在我这里并不是一开始就坏的,她是自己怀孕滑胎后误以为皇后害了她的孩子,从而出手复仇,所以她本身是没有问题的,只能说世事无常,可悲可叹了。

深宫中的一切会让一个善良的女子变成一个动人不见血的冷漠之人,这点我是相信的,不管她从前有多通透,而且爱情使人迷失,原本剧情中的设定云慕清是爱着45的。

我开始慢慢锻炼自己的文笔,一直以来就很喜欢龙雏这个游戏,但是游戏受剧情、框架还有后台的限制,它有的时候比较空。

像是皇后,太后这种npc一般而言她们的感情是比较空洞的,不像是剧情妃什么的。

所以我一直想站在皇后或者其他人的角度中去写一下我眼中的这个龙雏,算是圆我自己的心愿。

以前也没有写过,希望看到的小伙伴支持一二,同时不喜欢的直接划走即可!本人有点小玻璃心,适当改进建议我会虚心接受,要是太过我可能会哭鼻子,所以各位看官请多多体谅一二。

另,所有脑洞来源皆来自橙光游戏中的龙雏小游戏,最终解释权归我和龙雏作者,请大家勿抄勿黑,若有一样想法的小伙伴们,我们可以一起讨论一二哦~给我点个赞吧,拜托拜托~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