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击网瘾杨永信(杨永信现在怎么样了)

2022年7月2日19:54:18电击网瘾杨永信(杨永信现在怎么样了)已关闭评论

电击网瘾杨永信(戒网瘾杨永)

2021年3月12日,临沂市召开“精神卫生中心大会”,很多业内的人士都出席了这场会议,本来这只是一场行业内的例行会议,外界的关注度并不高,但随着一个人在会场的照片被曝光,各社交网络平台瞬间炸开了锅。

戒除网瘾?目前帮孩子戒除网瘾的方法,主要是分成3种,第一种是无条件的接纳孩子沉迷网瘾,等孩子自己哪一天玩够了,自己醒过来,但要等半年,1年,3年,5年,不知道?第二种是送孩子去封闭网瘾学校3-12个月,但家长先要确定孩子从网瘾学校回来后再次接触网络沉迷进去怎么办?第三种是家长帮孩子建立规则意识,让孩子每天在正常的上学,正常的完成作业,正常的作息基础上,每天有边界的使用手机网络,这也是左养右学教育赖颂强团队13年来的改善孩子网瘾方案,可找我们获取戒除网瘾的6个步骤资料。

 

这个人就是曾经被网友戏称为“雷电法王”的杨永信。这一次,他是以“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的身份来出席会议的。不但如此,他甚至还被会议方特意邀请主持了这一次会议中的“精神科培训”的开班仪式。

当时,就有人特意去查了杨永信的现状,发现他如今过的并不比当年差,甚至地位上比当年还“小有所成”,在医院精神领域内的官职越做越大。不过,对于杨永信如今风光无限的人生,一部人的态度是比较愤怒的,但更多的是理智的调侃。

一、“网瘾少年”

杨永信,1962年6月出生,祖籍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人,1982年7月毕业于山东省沂水医学专科学校,他所学的科系是临床医学专业。

毕业之后被分配到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也就是我们后来熟知的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

这一切,都要从2002年6月16日凌晨2时40分开始说起,当时,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20号院内一家名为蓝极速的网吧发生一起人为纵火案,结果这一场火导致了25人死亡,12人不同程度受伤的悲惨案件。

 

事后根据公安机关的调查,得知是4名未成年人所为。而且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蓝极速网吧的服务员因为他们是未成年不给他们上网,因此怀恨在心导致的。也许成年人会觉得不至于,但对于重度网瘾的未成年来说,不让他们上网,就是最大的原罪。

正是因为这起案件开始,“网瘾少年”这个词开始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不过,由于当时大家对网瘾少年这个群体还没有太多的了解,所以当时也就没有引起重视。

但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这个群体突然成了很多家长挥之不去的梦魇。2006年,杨永信在自己所在医院设立了“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就此开始了自己电服“网瘾少年”的征途。

中心成立后,在时代背景下,杨永信成了很多家长重捡信心的希望,之后,杨永信开始大肆宣传中心的“能力”。

说自己已经找到了根治网瘾的最佳方法,同时把中心的大门面向全国敞开,只要你觉得自己的孩子是一名“网瘾患者”,都可以往中心里送,自己有办法把孩子的网瘾给完全戒掉。

 

一开始,中心的知名度并不是很高,但是两年后的2008年,一次有计划地“出圈”宣传之后,因为孩子网瘾束手无策的家长就好像得到了救命稻草,想尽办法把孩子们送到中心,交给杨永信治疗,以期能够换回家长曾经心目中的乖乖娃。

不过,就在杨永信声望达到巅峰的时候,同年年底,随着越来越多的当事人爆出杨永信的中心里使用残忍的戒瘾行径后,杨永信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的最大危机。根据当事人的说法,杨永信所谓的“治疗”方法非常直接,就是直接“电”。

他们说自己到了中心之后,不管犯不犯错误,杨永信都会电击他们,如果孩子不听话,闹情绪的话,那迎来的将是更大功率的电击惩罚。

在电击的威胁下,虽然大部分孩子的网瘾确实戒掉了,但内心也在杨永信的乌云笼罩下变得扭曲起来。

据那些被杨永信“治愈”出院的“患者”表示,他们在中心里受到的是“非人性”的待遇,自己在中心里“如入人间地狱”,而杨永信的治疗手段,则被他们用“丧心病狂”这类批判性很强的的词语来形容。

 

随着越来越多的披露,网上对杨永信网戒治中心的骂声也越来越高,一时间,什么“电击狂人”、“磁暴步兵”、“雷电法王”的外号都扣在了杨永信的头上。

随着事件的进一步发酵,2009年,甚至连国外也在其中掺杂了一脚,当时的世界顶尖学术杂志《Science》就对杨永信的治疗进行了详细报道,并点评杨永信和他的中心是“最臭名昭著”的。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捶,国内多家媒体也争相跟进,开始对杨永信和他的中心涉嫌的“电击、捆绑、限制人身自由”等治疗办法进行曝光和抨击。

面对国内外的舆论压力,卫生部也不得不站了出来,叫停了杨永信的“电击疗法”。因为卫生部的介入,杨永信的中心关了,但又没完全关。他只是把原先的所谓“电休克疗法”改了一个说辞,说是“低频电子脉冲疗法”。

 

对于杨永信的做派,大部分人依旧不买账,并且强烈要求关停他的治疗用心。根据“患者”的说辞,杨永信所谓的“低频电子脉冲疗法”甚至比前者更加痛苦。对杨永信的治疗手段,大家的质疑从来就没有消散过,网上一波又一波的舆论冲击着他的中心。

直到2016年,杨永信建立的网戒中心最终被临沂市卫健委关停。虽然网戒中心已经不被大家认可,但杨永信的前途却并不受影响。如今的他已经升任为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那么,到底是什么让网友们喊打喊杀的杨永信屹立不倒?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家长们的原因,当年全网吐槽杨永信的时候,一些家长面对记者的采访曾直言不讳的表示:“支持杨永信的做法!”甚至是今天,依然还有家长赞同杨永信的电击疗法。

二、堪比毒瘾的网瘾

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养成一个习惯的周期需要21天时间,而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网络成瘾这个习惯的周期甚至更短。

就拿如今也被严重批判的“网络依赖症状”来说,成瘾周期远没有21天,甚至是几天就可以。而对于这个依赖症,如今已经被科学的定义为精神障碍疾病!也就是说,如今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网瘾疾病,只不过是轻重不同而已。

一些重症患者,网瘾堪比毒瘾。这些人得了网瘾症状后就开始丧失基本的自控能力,整个人开始变得癫狂,虽然他们的大脑里明知道某种行为不对,但却无法自拔,并且越陷越深。

对此很多人可能不太理解其中的危害。简单举几个例子,曾有一个名叫阿炳的22岁男子,他就是一个重度网瘾患者。

由于他在生活中过得不愉快,加上事业也不顺心,所以人过得沉默寡言,可是在网络里面,在游戏里面,他却成了一方霸主。只要他一上线,围绕在他游戏角色身边的吹捧让他更加难以自拔,让他更加难以拒绝网络给予他的各种满足感。

直到某天,警方接到了一则报案电话,说某出租屋的男子可能出了什么事,让警方赶紧过来,人命关天,警察很快赶到并破门而入后发现,这个叫做阿炳的男子并没有死,只是周身无法动弹。

警察立刻把他送往医院,医院检查时发现,此时的他右下肢已经完全肿胀青紫,而且全身还有很多溃烂,最终医院诊断他低血糖脑病,肾功能也失去大部分作用,而且全身有褥疮,左下肢深静脉出现血栓等等情况。

以上这些诊断结果简单来说,这个成年男子基本已经废了。此时他的家人给大家解释了原因,他没能找到好工作,所以自暴自弃网瘾上头,于是成日泡在出租房内玩游戏。

他一玩就是四天四夜,期间不吃不喝更不眠不休。本来没吃饭,身子虚,但即便如此,他还是用生命硬撑着玩游戏,结果就导致了这个样子。

除了阿炳之外,还有一个叫张强的16岁学生,浙江人。他在上高中时期开始接触网络,之后整个人完全沦陷在网络世界里。刚开始他也只是旷课偷偷跑到网吧玩,后来慢慢发展成了刻意逃学去网吧。

因为沉迷于网络游戏,张强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于是他被留级,但张强丝毫未未感受到自己的错误,依然多次逃学。

后来经过学校多次教育无果后,2004年6月中旬张强因为患上精神分裂症被送往医院,并且长期住院治疗。在住院期间,张强试图自杀六次,结果都被救了回来……

而事实上,当年像这两个人这种情况的并不在少数,父母们眼睁睁地看着孩子们开始变得如此鬼样,心里自然焦虑万分。

所以,当时听说杨永信开办了戒瘾中心后,无论是虐待还是电击,目的都是为了戒除这帮人的网瘾。对于父母来说,与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网络害死,倒不如交给杨永信试一试,对于网瘾而言,被他电一下又有什么重要?

而随着那些当年声讨杨永信的人有了孩子之后,他们回想起自己参与到当年的“倒杨永信”行动,也不得不露出一丝苦笑。

三、身份已下定论

如今的杨永信,依然是“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依然是精神卫生领域的权威人物,并且风光无限,而他撰写的《让孩子告别网瘾》,依然被很多家长当成“圣经”来学习,来膜拜。

更加重要的是,科学证明,电击疗法确实对治疗网瘾有效,当年《小康》杂志对“世界精神病协会精神病诊断与分类标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采访中,得到了杨永信使用的DX-II项科研被证实是安全且有效的。

当然,也许杨永信的初衷是好的,但他的使用方法显然存在巨大问题。人不是动物,生病了拿绳子绑在木头架子上就能随便治疗。

而在杨永信的戒网中心里,他完全不把这帮少年当人治疗,但如果反过来,极个别已经有了深度网瘾的少年,好像也不能称之为一个“完整的人”,毕竟蓝极速网吧就是铁证。

而这些人来到这所中心里面的大多数都是被父母强制送进去的,所以他们在里面基本没有人权和自由可言,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所谓的“家委会”或者“班会”们负责监督起来,如果一旦发现某个小孩子表现不好的话就会被记上黑账,黑账满五次就要被拉去电击。

在这个中心里面,越反抗被电得越厉害,电的次数越多,总而言之,大多数孩子们都是被杨永信的电击法所屈服,其中不乏有一些为了提前“出院”只是嘴上服软,但心里却依然有反抗心理的孩子。

但是尽管出了院,对于杨永信的恐惧依旧存在这帮人的心里面,当时,杨永信的治疗中心里还组成了一支“全国别动队”,这支队伍全部由热心的家长自愿组成。

如果他们接到出院后孩子父母打来电话告知网瘾复发,征得父母的同意后,他们就会立刻出发把网瘾再犯的少年抓回中心继续治疗。

正是在这样的威慑下,出院的孩子们很长一段时间里会继续保持符合中心规定的样子,他们开始变得积极向上,举止规范。

杨永信凭借着戒网中心获得了不少钱财,2009年的时候,根据新闻《经济半小时》的报道,杨永信的网络成瘾戒治中心收费昂贵,每个月光是治疗费用就要收6000元,里面包含了电击的电费和药物。

虽说收费昂贵,但这完全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如今大家对杨永信都没有了这么大的敌意,但也从没人也认同他,如今的杨永信,也只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