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选手上大学(大学电竞俱乐部)

2022年8月14日17:21:48电竞选手上大学(大学电竞俱乐部)已关闭评论

电竞选手上大学(大学电竞俱乐部)

 

孩子想打电竞想当主播?每一个沉迷游戏的孩子,看到那些打电竞当主播的人,都是非常的羡慕,觉得每天可以玩游戏,而且还有高收入,还有很多粉丝崇拜,所以自己也想去打电竞当主播,但在很多的父母来看来,孩子要打电竞当主播就是不务正业,但又不知道怎与孩子进行沟通?可以找赖颂强老师领取用GROW沟通方式来引导孩子。

大学生电竞群体,走入行业镁光灯下,并夹带“学霸”身份与对游戏的激情。

2020年11月,英雄联盟S赛总决赛当天晚上。四川大学电竞社社长李佳怡组织了电竞社上百名社员,在川大一间能容纳三四百人的多媒体教室举办线下观赛。

时间穿越一年,近百名武大电竞社的社员因为S11聚集在武汉一家酒店会议室里,手上挥舞着荧光应援棒,随着比赛的进程以及EDG战队的每一次出色发挥而发出阵阵欢呼。

让一群来自五湖四海,个性不尽相同的学霸甘愿在电竞社,除了爱好,自然还有一套自洽的逻辑。

在武大电竞社,从不缺少传奇故事:电竞社从无到有,全程参与建造的学长;举办各类赛事,从万千学子中筛选出合格人选的学姐;还有人率领校队四处征战,为武大电竞社在大学电竞圈获得显赫声名。

电竞的故事正在更多大学校府翻开,热潮以及资本化诱惑下,大学生电竞未来方向成为话题——究竟是面向社会吸引资本,还是回到初衷弘扬体育精神?

“不少机构表示希望在比赛中挖掘新人,其实这不太现实。”北航Dota2战队领队Chaibot说,大学生电竞应该是改善游戏环境,让大家投入更多的激情,而非单纯地盲目炒作。

大学里的“线上博弈”

4月11日,当北京大学“未名”战队以0:3输给中山大学“Loi Gongdong Da”战队,最终无缘由斗鱼举办的“DOTA2受教杯”总冠军时,在北大研究生寝室里的橙汁停下手里的鼠标,深深地叹了口气。

对于从高中就喜欢上这款游戏的橙汁而言,Dota2几乎是自己青春中重要的一环。在参加此次比赛前,他曾幻想过自己随队夺冠的狂欢,也想过失败出局后的落寞。但当结局真正到来时,却发现并没有预想般那样难以接受,只是内心深处无比失落。

决赛当天,远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Chaibot和身处重庆大学的PO3,尽管各自所隶属的战队早已被淘汰,但都通过直播看完了整场比赛。毕竟对于他们而言,Dota2实在太特殊了。

在那个还没有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的年代,Dota无疑是每个喜欢MOBA类游戏的少年的最爱。每每打开电脑,进入界面的那一刻,这里就是他们的乐园。

多年前,橙汁在同学的带引下接触到Dota2。尽管这款游戏对玩家意识和操作要求颇高,却让他体验到线上博弈的乐趣。那段时间里,橙汁每天做完功课就会迫不及待地登录游戏,拉上等待多时的小伙伴们尽情开黑。

随着新一代MOBA游戏的崛起,Dota2逐渐落寞,身边的朋友也纷纷转投阵营,橙汁却依然坚持,“Dota背后代表的意义太多了,不可能轻易舍弃。”

同样早在1995年就开始逐步接触红色警戒、CS、魔兽争霸等竞技类游戏的Chaibot,也曾迷上Dota2。在Dota2刚刚公测的阶段他正在读博士,恰好这一时期他需要作为助教经常给本科生代课。在课外交流中他偶然发现,这些和自己没有太大年龄差距的学生,很多也喜欢Dota2,并因此成为了朋友。“当时北航还没有电竞社,众多游戏爱好者组建了个QQ群,经常约在一起打游戏和聊天,算是学业外放松身心的最好方式。”Chaibot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和他们有着类似经历的还有PO3。在考上重庆大学的那一年,PO3因为在一次线上赛中凭借出色的技术被国内一家Dota2俱乐部相中。在参加试训后,对方当即发来邀请函。PO3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立即答应了下来。

在说服父母后,2019年9月,PO3以休学一年的方式,开起自己的电竞职业生涯。尽管这次经历仅有短短的9个月,却让他记忆深刻。从业余玩家到职业选手身份的转变,让PO3对游戏的理解得以蜕变,也加剧了对游戏的热爱。

“对于国内很多MOBA类玩家而言,Dota2算是初心。尽管当下无论热度、影响力都‘退居二线’,却代表着自己难以忘却的青春。”一位高校玩家如是说。

“学霸”集结,组战队更要有乐趣

所有喜欢电竞的年轻人,都希望能找到同好。而电竞社,无疑是大学里最好的交流阵地。

2021年秋天,21岁的小福上任武汉大学电竞社社长。此前她曾担任很长时间的领队,对社团的运营很是熟稔。

作为高校电竞圈中知名学府,武汉大学电竞社曾先后在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多个项目的全国高校赛事中获得过卓越成绩。如今更是运营着两千余人的社群,是学校里人数最多的社团之一。

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承办每年一度的“迎新杯”,这是武大每年最重要的电竞赛事之一。比赛项目更是覆盖大多数游戏。不管喜欢当下热门游戏,还是小众游戏的学生都能从中找到同好。为此小福和电竞社工作人员准备了很长时间,不容有丝毫纰漏。

“电竞社是所有喜欢游戏的同学共同的家。并非只吸收游戏技术好的学生,任何对电竞有兴趣的同学都能参加。”为此小福曾组织多个层级的比赛,以让不同游戏水准的同学都能享受到电竞的乐趣。

事实上,多位年轻人曾告诉贝壳财经记者,由于游戏水平高低不同,即使在同个社团,也容易出现玩家“抱团玩耍”的情况。久而久之,彼此间共同话题逐渐拉远,并不利于社团发展。

为了提高大家的游戏体验,小福特意推出了“7天搭档”的游戏任务。前来报名的学生会在问卷上填写诸如“最喜欢的游戏”、“游戏段位”,以及“游戏中比较看重的点”等问题。

收回问卷后,电竞社再根据答案将兴趣爱好匹配的人两两组合在一起。在7天时间内一起玩游戏,完成电竞社布置的任务,进而提升彼此的游戏乐趣。

“有的人可能看中的是输赢,有的人看中的是自己游戏体验,有的人看中的是大家在一起玩的气氛。而活动能满足不同愿望,甚至还开拓了社交范围。”小福说。

远在四川大学的李佳怡同样正在筹备着“新生邀请赛”。为了让社员更好地享受电竞乐趣,川大电竞社每年除了举办各种活动外,还会举办“启战杯”、“川大杯”等十多场规模不等的赛事。

“赛事无疑最能提升同学电竞热情,谁都希望能登台比赛,尤其是获胜那一刻,无疑是最体现电竞价值的时刻。”李佳怡说。

而社长的职责除了日常管理电竞社外,还需要协调对内赛事的组建打造,对外联系其他学校,约定对抗赛。

2022年3月,川大最重要的赛事“川大杯”开赛,其中覆盖了英雄联盟、王者荣耀、永劫无间等多个赛事,赛事选拔出的选手将会去参加集合了百所高校的四川省青年精英赛。

作为电竞社社长,李佳怡需要全程参与其中。运营电竞社最重要的是团队协作,自然拆解成为社长必备的重要技能。

从前期活动策划、相关申请文件的准备,到中期宣传、赛事举办,再到最后的执行总结。她都会逐一拆解,再分派给每个人。

但并非所有环节都顺畅,疫情可能会导致赛事延期或者取消,而校外赛事的不稳定性也可能导致前功尽弃。为此她不但要安抚工作人员,还需要平息社员情绪。

失利和坚持,“遇到过太多骗子了”

电竞行业的爆发,让越来越多平台、游戏商重视起高校平台来。自然,电竞社随时会收到外界赛事的邀约。

此类赛事难免鱼龙混杂。2021年的一天,一家赞助商找到李佳怡,声称自己将举办一场由上千个高校参与的“英雄联盟高校赛”。沟通中,对方表示手上有拳头公司所授权的官方文件,希望川大电竞社能积极配合。并提出“准时参赛”、“不能代打”等诸多要求,甚至警告说一旦发现代打,将联系学校进行处分。

李佳怡很快发现蹊跷,对方不但迟迟拿不出“官方文件”,甚至在比赛开始后不久,其中一个负责人直接跑路。不得已之下,只能草草终结比赛。

“遇到过太多骗子了。”Chaibot告诉记者,多年前他也曾率队参加过一次北京线下网吧赛,赞助商承诺奖品丰厚,其中不乏各款电竞设备。赛后却告知奖品不足发不了。尽管最后得以解决,但也让他从此对类似赛事抱着极大的警惕。

“经常接到各种商业赛事的邀请。”尽管无数次接到外界电话,但小福始终对参加类似赛事兴趣不大。一方面担心对方目的不纯,一方面也不希望把社团变成过于资本化,“还是希望电竞社能在相对纯粹的环境下发展。”

事实上,收到“受教杯”发来的参赛邀请时,Chaibot也一度怀疑过赛事的正规性。

如今他已在另一所高校任职,仍一直关注着北航电竞的发展。开赛一个月前,北航学生找到他,希望由其担任领队。然而Chaibot内心却有些犹豫。这些年来,电竞的爆发让市场涌现出大大小小的赛事,其中鱼龙混杂。“发生过太多次学生一腔热情,最后却被主办方欺骗的情况。”Chaibot告诉记者。

直到斗鱼在官微上发布了正式通告,北航电竞社再次联系Chaibot后,他才最终答应了下来。

上任第一件事是确定参赛选手名单。和传统俱乐部根据选手实力和状态决定上场人选不同,高校战队除了追求成绩外,同样在意队员能否在比赛中获得游戏乐趣和享受比赛过程。

“我们对队员直接的配合默契度看得尤为重要。”Chaibot说,“当时先选定了一批选手,再分组试训和互相评价,最后通过投票的方式确定阵容。”

为了获得不错的成绩,Chaibot还特意联系上一位资深人士担任教练,日常带领队员训练,比赛中也会对局势进行判断,以帮助队员取胜。

无奈的是,北航在第一场比赛中0:1不敌重庆大学战队。赛后复盘时,Chaibot将视线盯在了对方最核心的选手身上,而其正是曾有过职业经历的PO3。

参加此次比赛前,PO3已先后参加过5次高校赛事。但因为队友水平参差不齐,总是无法获得理想的成绩。

为了追求成绩,PO3在比赛中不仅担任选手,还兼任教练。从日常训练、战术准备,到比赛角色选择、战术设计都做了详尽准备。无奈的是,这支匆忙组建的临时战队仍然存在很多问题。

“训练时间和时长很不稳定。”PO3告诉贝壳财经记者,由于疫情原因,大家无法集中训练,只能在网上交流。最初大家计划下午训练,但因为彼此课程时间不同,只能不断延迟,导致训练频率和效率较低。

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大多数同学更喜欢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游戏,对Dota2兴趣缺缺,一度差点连队伍都无法凑齐。而最终出战的队伍里有两个选手在参赛前几乎是零基础。

整体水平的落后,让重大战队早早折戟。而淘汰他们的,正是橙汁所代表的北大战队。

事实上,这是橙汁第一次以选手的身份参赛。尽管早在大学期间就加入电竞社,但此前更偏向宣发、管理等辅助性工作,从没有参加过任何比赛。

为了获得成绩,橙汁和队友们每周都会保证三次以上的训练。尽管大家日常都奔波于教室、图书馆和寝室,少有娱乐和休息的时间。但为了心中的电竞梦,仍抽出时间反复观看对手的比赛录像以寻找破绽,并针对性练习。甚至邀请到技术好的朋友,从教练的角度出发,在赛后复盘时对比赛局势和其中的问题进行分析。

3月19日,北大战队在首场比赛中以1:0战胜中山大学战队时,听着隔壁寝室传来的欢呼声,看到校园网上无数同学的热议,橙汁觉得自己的选手生涯,或许开了个好头。

“全民电竞”时代,大学生或成主力

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中国电竞游戏用户规模在2021年达到4.89亿人,这也意味着“全民电竞”的时代已经来临。

而作为电竞参与者最多的人群,大学生无疑被从业者们关注。2019年,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霍启刚曾公开表示未来将举行大学生冠军杯,邀请所有学生一同参与。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此次“受教杯”期间,不但16所顶尖高校派队参赛,来自学校同学的各项“花式助威”也在网上引发热度。其中“北大清华DOTA2神仙打架”、“中山大学夺冠”等话题更是屡次登上热搜榜,成为高校学子关注的焦点。

“武大电竞社里很多社员都是‘学霸’。平衡学习与爱好,这是每一个学生都要掌握的,让两方面都得到一个比较高的效率。”小福说。如今,他们正在忙碌地参加斗鱼举办的湖北电竞高校选拔季。

近年来行业的迅猛爆发以及职业化趋势,让电竞得到更多关注,但人才的稀缺正成为行业发展的新瓶颈。

“电竞在未来需要更多专业、高水准的人才。让行业越发规范化。”一位从业者告诉记者。

事实上,早在2016年9月,教育部增补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后,越来越多的高校开设了电竞方向的专业。

有媒体报道称,申报电竞专业的院校,从2017年的17所增长至2018年的51所。2018年开设电竞专业和方向的院校及社会机构共有27家,其中专科院校有19家,占了一半以上。两年来专科院校的电竞专业陆续招生上千人。

贝壳财经记者查阅院校名单时发现,在全国开设电竞专业的院校,包括中国传媒大学、上海体育学院、四川传媒学院等知名大学。

而在2019年4月,人社部同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向社会发布了13个新职业信息。其中,备受关注的应属“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

据公开数据显示,电子竞技运营师求职群体的平均年龄为22.9岁。在电竞行业出现爆发的2019年,存量人才增速是全行业均值的5.2倍。其中,22岁和23岁的年轻人占比总计达29.7%。

但面对如火如荼的大学生电竞产业,多位受访者保持着清醒。

李佳怡时常就“大学生电竞的本质”和同学进行讨论。在她看来,大学生电竞发展方向究竟是面向社会吸引资本,还是回到初衷弘扬体育精神,如今还比较模糊。如果未来希望得以更好的发展,需要明确大学生电竞的位置。

而在Chaibot看来,如今大学生电竞氛围尽管相对多年前有了长足进步,但仍略显不够。

“不少机构表示希望在比赛中挖掘新人,其实这不太现实。”Chaibot说,大学生电竞应该是改善游戏环境,让大家投入更多的激情,而非单纯地盲目炒作。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李佳怡如今计划着毕业后能继续从事和电竞有关的工作。而内心同样渴望再次回到职业赛场的PO3,每天也会在完成学习后抽出时间来独自训练。无法放下心中的电竞梦的他渴望着有一天能率领自己心仪的战队,站上全世界总冠军的领奖台。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覃澈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刘军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