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人如何戒掉网瘾(自己戒网瘾)

2022年8月1日23:35:30青年人如何戒掉网瘾(自己戒网瘾)已关闭评论

青年人如何戒掉网瘾(自己戒网瘾)

他曾经自闭、厌学、沉迷网络不能自拔;他曾经叛逆、不孝,令相依为命的母亲伤心欲绝;他曾经早恋、同居,试图寻找渴望已久的爱情……母亲罹患绝症的现实和对他的永不放弃的爱,终于让他幡然醒悟,回到人生正确的轨道上来。

戒除网瘾?目前帮孩子戒除网瘾的方法,主要是分成3种,第一种是无条件的接纳孩子沉迷网瘾,等孩子自己哪一天玩够了,自己醒过来,但要等半年,1年,3年,5年,不知道?第二种是送孩子去封闭网瘾学校3-12个月,但家长先要确定孩子从网瘾学校回来后再次接触网络沉迷进去怎么办?第三种是家长帮孩子建立规则意识,让孩子每天在正常的上学,正常的完成作业,正常的作息基础上,每天有边界的使用手机网络,这也是左养右学教育赖颂强团队13年来的改善孩子网瘾方案,可找我们获取戒除网瘾的6个步骤资料。

起因

厌学、网瘾、早恋、不孝……无论孩子出现哪一种情况,都足以令父母痛心疾首。然而,这种种青春期叛逆的表现却都在佟伟(化名)身上发生过。

佟伟今年21岁,是南方某大学一年级的学生。在他9岁的时候,父母离异,佟伟跟着妈妈生活。单亲家庭的无奈、妈妈的脆弱和脾气暴躁,让佟伟感到深深地自卑,他开始猜忌、多疑,与同学之间渐渐疏远,学业也荒废了。佟伟的自我封闭在初中时期达到顶点,他曾经一年多时间都没有开口说过话。在生活没有目标的时候,他像许多同学一样迷上了网络游戏,从此不能自拔。即使妈妈罹患绝症的时候,他仍然沉溺在网络虚拟的空间里寻找活着的意义和所谓的爱情,网恋、同居、失恋……生活陷入一片混乱状态。当周围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不可救药的时候,唯有他的妈妈始终没有放弃,终于在吕金龙老师的帮助下,把佟伟从错误的人生道路上拉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日前,记者通过电话和网络与远在南方就读的佟伟取得了联系,他欣然向记者讲述了自己12年来所走过的成长历程。

青年人如何戒掉网瘾(自己戒网瘾)

自闭少年不思进取

父母离婚的时候我只有9岁,还不懂得太多的事情。父母离婚对我的影响并不像别人想象的那样,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什么的,对我来说,这件事带来的变化就是爸爸再也不回家了,如此而已。真正对我造成影响的,是离婚之后妈妈的情绪。婚姻破裂对妈妈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每天她除了照顾我的生活,更多的时候就是对着电视机流泪,这让我很反感,觉得大人真是太不坚强了。

妈妈的脾气也变得很暴躁,动不动就生气。我不好好学习了,她生气;我动作慢了,她生气;我说话提到爸爸,她更生气。妈妈生气的时候就会对我大吵大嚷,狠狠地批评我,把我骂得再也不敢出声音。于是我就一个人玩儿,玩儿文具盒,玩儿手指头,可是妈妈看见我不好好写作业,又会骂我。

父母离婚对我的另一个影响,就是周围同学看我的眼光。小学的时候,同学年纪都小,口没遮拦,想什么说什么,就有人跑来问我:“佟伟,你爸和你妈是离婚了吗?你是不是没有爸爸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忽然之间就感到比别人矮了半截,抬不起头来了。同学嘲笑我,我就跟他们打架,有一次,我一个人打五个,居然打赢了,但大家从此就开始疏远我,我也渐渐成了老师眼中的“问题学生”,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还有心思学习呢!大概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开始走向自闭。

上了初中以后,情况没有丝毫改变。在同学眼里,我是个沉默寡言、反应迟钝的人,和我说话说不到一块儿,我又特别多心,有人开句玩笑,我都敏感地认为他是成心针对我的。那时候我的身体也开始发胖,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才在一本书里看到,没有安全感的人就容易发胖,因为心理影响了内分泌失衡。形象不好更加重了我的自卑,我变得很多疑,只要同学凑在一起说点儿悄悄话,我就会认为他们在议论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了,整个初二一个学年里,我居然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在老师和同学眼里,我几乎就是一个零,一个不存在的隐形人。我根本无心学习,整天迟到,上课就趴在桌子上睡觉,睡不着的时候,就呆呆地看着窗外。在我的印象里,初中时期的很多记忆,就是窗外一片灰蒙蒙的天、静悄悄的操场……根本毫无快乐可言。

妈妈对我的沉默和不思进取,当然是暴跳如雷,她对我的责骂越来越厉害。我妈骂起我来非常狠,她会把我贬得一无是处,让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废物,活着都多余。现在我明白了妈妈那是恨铁不成钢,但以前的我根本无法理解。妈妈的责骂让我对一切都失去了信心,自己就看不起自己,后来,我对妈妈的暴怒和斥责都变得麻木了。可是中考前,妈妈的一句话却深深刺激了我。

初中临毕业前,第一次摸底考试,我只考了210分,这个分数毕业都够戗,老师通知我妈说让我不用去学校了,我妈急了,回家就点着我的脑门数落我。妈妈最后流着泪说:“你知道你爸爸为什么不要你吗?就因为知道你不是个学习的材料!”这话对我的刺激太大了,爸爸的离去一直是我的心结,我真的很在意爸爸对我的爱,我从来不说但我心里很在乎,我不愿意承认爸爸和妈妈离婚是因为我不好!于是,在妈妈花钱请来的各科家教的监督下,我开始了疯狂地补习。一个多月后,我居然以497分的成绩考上了本市一家艺术类高中。

陷入虚拟网络不能自拔

进了这所高中后我才知道,我是班里文化课分数第一名。这让我有些沾沾自喜,中考的成功让我对自己恢复了信心。我决心“从现在开始,做个好学生”。可是,周围的环境却让我很快放弃了这个念头。

艺术类高中的学生都不大重视文化课,却都沾染了几分“艺术气质”,不拘小节、呼朋唤友。上高中对我是个新的开始,因为我有了几个好朋友,这令我很高兴,也很珍惜。我和几个好哥们儿整天混在一起,大家一起逃课,一起吃饭喝酒,一起去网吧。

网吧真是个好地方,网络更是一个神奇无比的东西。我还记得第一次去网吧的时候,看着同学轻车熟路地登录网络游戏,一个个玩得酣畅淋漓,我都傻眼了,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么好玩儿的东西。等我学会了玩网游之后,我才真正体会到了它所带来的乐趣。

网络游戏之所以吸引人就在于它的不真实性,无论在现实中有什么烦恼,一进入网游就可以把现实里的烦恼全部抛到脑后。在我眼前的只有一个博大的虚拟空间,我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建立一个虚拟的人物,给他起名字,决定他的身份,为他配备武器,指挥他的一切动作。在网络游戏里,我自己以另一种方式出现,这个“我”不再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不是妈妈眼中的不孝子,也不是老师眼中的刺儿头,这个“我”是个所向披靡的勇士,会武功,有本领,甚至还能一呼百应,随着游戏的深入,“我”还能一步步升级,获得更好的武器和更多的尊重。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

迷上了网络游戏之后,我的眼前仿佛打开了另一个世界,一个能给我安全感、成就感的世界。我很快就陷了进去,那种吸引力是我无法抗拒的。我不知道那叫不叫“网瘾”,但我后来真的离不开它了,感觉我的生活好像被什么东西套住了一样,它开始左右我的思想,眼前经常出现一些假象,恍惚觉得自己变成了游戏里的人物,能蹦起老高,还会飞,这种感觉其实也挺可怕的,让人分不清楚虚幻和现实。

我也想过要摆脱网络,可是越想离网吧远点儿,就越不由自主地要走进去,像有只无形的手拉着我一样,后来干脆就不再抗拒了。不久,妈妈也发现了我逃课去网吧的事情,自从有一次把我从网吧里逮回家以后,妈妈就每天都盘问我“是不是又去网吧了?”然后免不了又是一番责骂,无非就是那些话,我是她的唯一希望啦,我怎么这么不争气啦,我怎么干啥啥不行啦……每当这时候,我就强烈想玩网络游戏中那个可以叱咤风云的“我”。

有一次,妈妈又对我进行了一次口头教训,我不知哪来的火气,顺手拎起一个塑料凳甩了过去,凳子脱手的刹那,我看见妈妈惊恐的眼神,手上不禁一偏,凳子随着咣当一声响,在门上砸出了一个大窟窿。妈妈显然被我吓住了,我梗着脖子一摔门离开了家,从此我开始通宵待在网吧里,累了就去同学租的房子里住,不再回家了。

网络带来了懵懂的爱情

上网对我来说,完全就是一种逃避,逃避现实中的种种烦恼,逃避妈妈痛心疾首绝望的眼神。其实在我心里还是很在意我妈妈的,毕竟我们母子俩相依为命,妈妈一个人抚养我很不容易,生活上从没亏待过我,就是眼看着我不学无术混日子,她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我。只是她的歇斯底里真的让我受不了,她那些无情的责骂总能剥去我最后的自尊,让我恨不得死去。

我上高二那年,妈妈脖子上长了几个疙瘩,疙瘩越长越大,还疼痛难忍。我问过妈妈,妈妈说没什么事,我也就没再放在心上。我依然每天住在外面,和我的那些朋友在一起,白天在课堂上,我们就呼呼大睡,有时候干脆就逃课出去上网,没钱了,我们就去学校找同学“借”。就是找个好欺负的同学,把他叫出来,撸起袖子说:“哥们儿没钱了,想跟你借点儿钱。”对方害怕挨揍,只能不情愿地把钱掏出来,我们拿了钱直接就去网吧。当然,“借”的这些钱是从来不还的。

日子每天就这样过,居然也平安无事。那是个相当自由、混乱、颓废的时期,没有时间的概念,没有成绩单,也没有未来。

一天晚上,一位和妈妈要好的阿姨在网吧里找到了我,她把我叫出来,眼神复杂地看着我说:“你妈妈脖子上长了瘤你知道吗?”我不情愿地点点头,思维还沉浸在CS(一种网络游戏)激烈刺激的枪战游戏中。“那你知道你妈妈得的是什么病吗?”我摇摇头。“是淋巴癌……”我蒙了,脑子里嗡嗡直响,第一个念头就是:“妈妈要死了。”我发疯一样跑回家,躲起来偷偷哭了一场。我知道妈妈得这个病都是被我气的,这么多年来,我习惯了和妈妈对着干,顶撞她,甚至摔东西……现在妈妈竟然真的得了绝症,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在乎她!

妈妈做过手术后,我告诉自己,一定要痛改前非,一定要好好学习,要让妈妈高兴。可是谈何容易呢,老师讲的东西我一个字也听不懂,对着书本眼前全是游戏里的画面,我越想学好,就越觉得自己无能,越是做不好,就越是恨自己。妈妈说的对,我就是一个废物!三天后,我对自己失望透顶,又重新回到了网吧。

网络吸引我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以为那里有我渴望的爱情。或许是因为家里得不到我想要的温暖吧,我很想能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爱。初中的时候,我就喜欢过班上的一个女生,她曾是我生活中唯一的亮色。上高中后,我也交过好几个所谓的女朋友。后来,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女孩儿,她比我大两岁,是个大学生。我和她聊了很多自己的事情,她不但不会瞧不起我,反而同情我、鼓励我,让我渴望被爱的心备受安慰。很快我们就走出网络在现实中恋爱了。我借了同学的房子,和这个女孩儿同居了,像一对成年人一样过日子,那一个月里,我暂时忘掉了自己的烦恼和妈妈的病。但是好景不长,女孩儿的家里发现了我们的事,逼着她和我断绝了来往。失恋的我喝得醉醺醺地回到家,又哭又笑又闹,吐得一塌糊涂。不明所以的妈妈只能看着我流泪,一直陪我到天亮。

脱胎换骨找回自己

那一年高考,我的落榜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多年来我懒散惯了,高考那天我也像平常一样迟到,被拒绝进入考场。不让进就算了,我转身就进了网吧。当我的同学们在考场上为未来奋战的时候,我却沉浸在虚幻的网络游戏里厮杀。

说到底,我最应该感谢的还是我苦命的妈妈,无论我堕落成什么样子,她都不曾放弃过我。为了我的后半生,她为我做了太多太多,可以说什么办法都试过了,可我却依然我行我素。复读那年,有一天,家里来了客人,妈妈说是她的朋友。有一位吕叔叔主动和我聊天,看见我画的画,他很高兴地对我说:“你画画不错啊,能不能送我一幅画?”我吃惊之余,有些不敢相信,但还是不由自主地答应了。可是,我拖了很久都没有画,因为我知道自己根本画不好,我连自己有多久没有拿过画笔都记不清了。

不过,吕金龙叔叔以后就经常来家里做客,和我聊天。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妈妈为我请来的心理疏导老师。但他从来不像别人一样,满嘴说些“怎么做对、怎么做不对”,而是妙趣横生地给我讲各种小故事,让我自己从中领悟一些人生的道理。我不知不觉被他的话吸引了,渐渐放松了抵触情绪,并且开始尝试思考自己的现在和将来。凭良心说,有谁愿意一辈子这样浑浑噩噩地过日子呢,让人家在背后瞧不起,把我看成另类,对我嗤之以鼻我也不好受。只是我自己无力改变。

但吕金龙叔叔却一点一点让我开了窍,开始愿意把自己的事情和想法说出来,那段时间我特别想倾诉,毫无保留地倾诉。说出来之后,我感到无比轻松,心里好像做了一个大扫除一样,变得敞亮起来。在吕金龙叔叔的鼓励下,我重新拿起了高中课本,那时候,距离第二次高考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我很怀疑自己的能力,但吕叔叔说:“你中考前曾经成功过,那次你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现在你有三倍的时间,我相信你能成功。”

我决定背水一战,开始不眠不休地补习高中三年的课程,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困了就喝咖啡提神。这期间,妈妈在吕叔叔的影响下,也一改往日的态度,再也不对我发脾气了,而是给我许多默默的支持和关怀。家里出现了久违的祥和气氛,让我感觉到了家的温馨。我带着一种近乎感恩的心全力和时间赛跑。

可是,命运也许真的要惩罚我一下,当我鼓足勇气充满信心地走进考场时,却阴差阳错地记错了英语考试的时间,结果,足足40分的选择题我没来得及涂答题卡。走出考场,我连死的心都有。

最终,我被南方一所知名大学录取了,所有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妈妈喜极而泣,我更是百感交集,掩面痛哭。悔恨、委屈、伤心、喜悦、欣慰……各种情感一起袭来,甚至还有一丝悲凉。这一张薄薄的纸对于我的分量太重了,我觉得自己好像重新活了一回,过去的一切终于像书页一样翻过去了,从此,我和过去那个迷惘、颓废的我彻底告别了。

佟伟的妈妈:儿子现在令我骄傲

佟伟小时候是个特别乖巧的孩子,特别可爱。他长大以后我常常想:“要是儿子能再回到小时候的样子该多好!”前些年我真的想不明白,佟伟怎么会变化那么大?他怎么变成了那个样子?在他最糟糕的时候,我真的已经快要绝望了,眼看着他整天毫无目标地混日子,我真不知道他以后该怎么生活。万般无奈之下,我找到了一家心理咨询中心。自从咨询中心的吕老师开始对佟伟进行心理疏导以后,我欣慰地发现,儿子真的开始变了,他不仅从网络游戏中挣脱出来,凭着自己的毅力考上了大学,还变成了一个特别孝顺的好孩子。我几乎不敢相信,儿子还能有令我骄傲的这一天!

以前,我不是个好妈妈,当孩子没有达到我的期望的时候,我会做的就只有唠叨,不停地指责孩子,训斥孩子,从来没有鼓励和肯定。这直接导致了孩子的自卑情绪,他变得越来越消极,我们母子之间也形成了敌对状态。严重的时候,只要我一说他,佟伟随手抓起一件什么东西就向我丢过来,即使是我得了这个病之后,他也仍然自暴自弃。后来,我从咨询中心的家长培训班中学会了与孩子沟通的正确方法,我这才懂得,教育孩子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做一个好家长也要不断学习。

我很想对天下所有的父母说,无论孩子有多少缺点,无论他们走了多少弯路,永远都不要放弃自己的孩子。如果我当初放弃了佟伟,我们母子俩一定不会有今天。

让佟伟找回自信心

佟伟可以说是十几岁青少年中的一个典型,这个时期的孩子容易出现的问题几乎都出现在了他的身上。佟伟的性格是比较典型的“社会活动型”特征,他需要在社会活动中获得认可,需要通过别人的承认、支持甚至赞美来肯定自己的价值。但是,许多年来,他都没能获得这种认可。所以,在对他进行疏导的时候,我要做的就是要支持他、赞美他、鼓励他,让他找回自信心。

不过,青春期叛逆的孩子都对人有极强的戒备心,他们不会轻易敞开心扉,所以我首先要让他肯对我说出心里话,只要打开这把心锁,后面的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我通过赞美提出请佟伟为我画一幅画,他找了很多借口拖了很久没有画,最后才说了实话:“我怕画不好。”有了这句心里话,后面的疏导就水到渠成了。佟伟很聪明,领悟能力也很强,他内心里想做好孩子的愿望其实是很强烈的,所以他能够有今天,都是他和他妈妈共同努力的结果。

很多家长感觉教育孩子很失败,其实就是没有找到打开孩子心锁的钥匙。家长在面对孩子的缺点的时候,往往不能宽容对待,而是不停地指责、否定孩子,这只能让心锁越锁越紧,最后完全封闭内心。当孩子感到家庭不能够给他安全感的时候,他就会向外界转移注意力,由此便引发了各种问题。相反,无论孩子怎样,家长都能接受孩子,孩子才会接受家长,家长就可以在无形中正确地引导孩子,少走弯路。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