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不上学

2022年5月26日12:33:10冬天不上学已关闭评论

斌看斌聊,阅读世上美文,体味人间美好。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雪莱这句富有哲理的名言,自问世以来,不知激励了多少人在困境中奋进,在艰难中前行。

 

冬天是四季中的一种自然时节,也是自然界环境较为恶劣的时候。往往在冬天,天寒地冻,万木萧瑟。如果人在此时遇到困境,那就是雪上加霜难上加难。只有勇敢与其奋争,才能攻克那困难的时节,才能迎来春天的到来。

“冬天过去了”这篇文章的作者通过对冬天时节,父亲背着患病的弟弟,翻山越岭去四处求医治病和肩扛着找亲戚借的米换学校饭票两件事情的叙述,把读者带到那过去经济困难的时期,呈现出一个中年父亲面对着家庭困难不低头,不放弃的坚韧之力和对孩子的责任感和挚爱之心。父亲没有什么光辉事迹和“高、大、上”的形象,就像千万个平凡家庭的父亲一样,默默承受着生活的平凡。

 

同时,该作品的高明之处,写父亲虽然没有文化,却讲了“冬天快要过去了”这句朴素而意味深长的话。文章中有三次出现,第一次是自言自语,流露真情,自然而不做作,让人触景生情。第二次是对“我”的告诫,让“我”“熬一熬”。既是“自励”,又是“鼓励。”第三次是对绕膝的满堂孙辈吆喝道:“出太阳啦,出去玩吧。冬天过去了。”使得文章前后贯通,构成了一个整体。

 

“冬天快要过去了”这句话,既是一种自我安慰,也是一种自我激励;既是对困难的藐视,也是对未来的憧憬;既是战胜困难的乐观预言,也是一种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

注:图片源于网络

附:美文

冬天过去了

牛传综

坎坷中的记忆最难忘却。那年冬天,弟弟患了急性肾炎。于是,父亲东拼西凑弄了些钱,每日背着弟弟去乡卫生院治疗。数九寒天,风雪交加,空着手走路尚且艰难,更何况父亲要背着十来岁的弟弟翻山越岭走上二十余里路。有几次,一不小心陷进雪坑,父亲是背着弟弟慢慢爬上来的;寒风袭来,怕弟弟冻着,父亲又脱下自己的棉袄,裹在弟弟身上。接连好几个月啊。有一天,我跟在父亲后面当帮手。回来时,父亲放下背上的弟弟,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歇息,望着积雪逐渐消融而变得花白了的山野,他喃喃地说:“冬天快要过去了。”

已经懂事的我,此时,仿佛忽然走进了父亲的内心。是的,冰雪遍地的冬天对于贫弱的家庭是严酷的,孩子御寒的冬衣、屋内取暖的柴火、全家人充饥的饭食,哪一样都操碎了父母的心。这个季节,他们就把自己像柴火一样点燃,让我们围着取暖。我多渴望冬天快过去啊。望着疲惫地坐在冰凉的山石上的父亲,正值壮年的他已经生出了许多白发。此情此景久久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还是一个冬天。有天早上,我磨蹭着没有去上学。饭票前天就用完了,家里无米让我背到学校换饭票;像给我饭票的同学家里同样拮据。因此,今天去学校,不仅自己肚皮打发不了,也无法面对帮助过我的同学。父亲得知,喉头蠕动了一下,说:“你先去上学,我不会让你挨饿的。”

果然,中午时父亲扛着一袋米赶到学校来了。他脚步沉重地走在冬天的积雪里,老远就听到他和喘息声。我跟在他后面,几次要帮他一把,都被他拒绝了:“不用不用,你人还小,扛不动。”望着父亲被压得弯弯的腰,我鼻子突然一阵发酸。后来得知,这袋米是父亲向好几个亲戚家借来的,他天蒙蒙亮就出门了。到食堂称过米,父亲就把换得的饭票交给我:“快去买饭吃吧,饿坏了。”我要父亲一起吃,他无论怎样都不同意,说要赶回去,到家三十里路呢。走几步,他又回过头来,伸出手将我松开的一粒纽扣扣好,对我说:“熬一熬,冬天快过去了。”我看到,父亲帮我扣纽扣的手在微微发抖,我的鼻子一酸,不知该说什么,朝他点点头。目送着父亲朝校门口走去,我忽然看到,他肩上有一块白渍渍的印迹,那是刚才扛米袋子时留下的灰。我张张嘴想喊住他帮他拍掉,他已经走远了……

父亲不是个文化人,说不出什么思想深刻的话语。但那句“冬天快要过去了”的喃喃自语,胜过我读过的任何诗句,给我以鼓舞,教我对未来充满希望。

去年春节期间回故乡,又逢大雪。中午,屋檐在阳光下滴答落水。父亲望着屋外,对绕膝的满堂孙辈吆喝道:“出太阳啦,出去玩吧。冬天过去了。”父亲的话一下子让我生出万千感慨。今天的生活已经彻底告别了“冬天”,与年少时相比,即使用四季如春来形容也不为过,但父亲教给我们的“熬过冬天”的体验使我终身难忘。有了这样的体验,其实就是拥有了一种力量啊。感谢您,父亲。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