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网瘾学校女生的处罚私处

2022年5月26日13:17:42戒网瘾学校女生的处罚私处已关闭评论

“Child Q”。

过去几天,这个关键词在推上持续发酵,成为刻在伦敦大都会警察局身上摆脱不掉的丑闻。

15岁黑人女孩Q被警察羞辱性脱衣搜身,甚至被要求拿掉卫生巾窥视私密部位以供检查...2020年的事件在彻底曝光后,迅速引爆了公众的怒火。

伦敦人民走向警察局抗议、呐喊,让他们难以置信的是,警察侵犯普通人的事件,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了。

事情发生在伦敦东部的一所学校,学校老师怀疑15岁的女孩Q身上藏有da麻,因为她“表现得很奇怪、身上有违禁药物的味道”。

老师们搜查了女孩的包、外套、围巾和鞋子,但并没有发现他们声称的“毒品”。

按理说,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了。

但老师们依然没有放弃,他们叫来两名男性和两名女性警察,要求对孩子进行脱衣搜身。

面对掌控学校权力的老师,面对站在正义一方的警察,束手无策的孩子只能任凭摆布。

在没有监护人同意,没有其他成年人在场的情况下,Q被强迫脱下衣服,取下卫生巾,弯腰的同时掰开双腿和屁股,以便警察能够检查得更加清楚。

在此之后他们再次得出结论:孩子并没有携带毒品。

警察扬长而去,老师们也当作无事发生。

但对青春期的孩子来说,这件事情造成的心理伤害,痛苦到无法磨灭。

事件之后,Q变得沉默寡言,学校流传着她是“大毒贩”的风言风语,她一度尝试自残,并且不肯跟家人透露自己的遭遇。

“在学校这个让我最有安全感的地方,我被入侵的警察扒光。那之后每一天我都想尖叫、大喊、哭泣,甚至想干脆一了百了。”

“那时我感觉自己被锁在一个盒子里,没有人能看到,没有人可以关心我。我只是想再次拥有安全的感觉,我的盒子在周围倒塌,没有人能帮助我。”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恢复正常,我不知道修理我的盒子要花上多长时间。”

“但我知道,这种事不能再发生在任何人身上了。”

在家人的引导下,慢慢走出痛苦的Q,才透露了自己在学校遇到的事。

家人们没有选择沉默。

Q的妈妈和阿姨一直在疏导孩子的情绪,告诉她该感到羞耻的不是她,而是那些肆意摆弄孩子的、肮脏的成年人。

她们决定让更多人知道学校和警察的无耻行径,希望借此能让孩子们远离不合理的规则和肆意扭曲程序正义的魔爪。

“为什么我的女儿不应该享有和其他孩子一样的权利?”

“是因为他们觉得她只是一个年龄还小的女孩、可以不尊重她的意见、不必担心后果。”

“又或者是因为她生活在贫民区,看起来更好欺负?”

欺凌弱小、性骚扰、种族歧视...Q的遭遇暴露了太多问题。从网上开始,声讨伦敦警察的声音,汇成一股巨大的河流。

“震惊到说不出话。每个女性、每个女孩都能感受到这种创伤。每个父母都能感受到愤怒、痛苦和令人作呕的绝望。

我们需要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每一个和此事相关的人都应该被起诉、解雇。”

“我一直在想Q的事情。

尽管老师们已经搜查了她的物品,但还是报了警,这清楚地表明问题与疑似携带毒品无关。

老师们只是恼羞成怒,他们不能抓住她的把柄,想要通过警察的恐吓作为对孩子的报复。”

“Q受到的可怕虐待再次表明,伦敦警察局在种族主义和厌女症方面已经堕落到极点。

鉴于这一令人作呕的事件,我们必须对学校的安全保障和警察的存在本身提出严肃的质询。”

“Q所在学校的学生们也在抗议,他们拒绝在午饭后去上课。

孩子们正在为她争取权益,愿爱与团结同在。”

民众们的愤怒火焰从线上烧到线下,烧到警察局门口,烧到伦敦市长亲自出面发言。

但在事情得到彻底解决之前,任何反应都不足以平息群众的怒火。

Q事件导致的民众情绪爆发并不是偶然,实际上,这已经不是英国公众第一次失去对警察的信心。

 

有人搜集了伦敦警察厅在过去5年里进行的脱衣搜查的数据,从10~12岁的孩子到70多岁的老人,每年都有近3万起类似事件的发生。

就算大部分搜查事件都在合理、合规的范围内,也改变不了其中存在部分极端事件的事实。

就在一个月前,伦敦大都会警察局局长Cressida Dick宣布离职,起因是部分警员的歧视和性骚扰行为曝光后,没有得到及时的处理。

如当地议员所说,“可悲的是,我们已经目睹了一系列在职警察做出的,不可接受的行为。”

今年1月,诺丁汉大学的助理教授Koshka指控英国警方,称自己在接受脱衣搜身时遭受了性别歧视、贬损和不可接受的语言暴力。

整个过程中,她被像恐怖分子一样粗暴对待,女警们将她脱光后触摸了胸部和两腿之间,敞开的门外就是随时可能会看到的男性警官。

她从之后获取到的监控中听到警察们嘲笑她的头发,谈论她的内衣,说她的衣服很臭。

“他们对我造成了重大伤害,并让我受到了有辱人格的待遇。”

更严重的事件是,去年9月,伦敦警官Wayne因绑架、强奸、谋杀一名34岁的女性Sarah被判处终身监禁

这起事件中,Wayne利用警察权力“逮捕”Sarah并给她戴上手铐,随后对她实施了惨无人道的折磨。

 

后续调查表示,Wayne在成为警察之前就因为对周围女性的骚扰被戏称为“强奸犯”,但直到案件发生,他都没有因为自己的日常行为受过任何处罚。

 

Sarah的遭遇可能成为每个女性的遭遇,在一个平常的夜晚步行回家时都可能被警察杀害,“正常生活”现在看起来大不相同。

她们必须躲避来自任何人的危险,包括她们曾被教导的、可以无条件信任的正义与权威的象征。

 

“她在我家后面的路上被绑架,所以那天晚上死掉的,也很可能是我,或我的室友。”

“她遇害那天晚上,我也沿着那条路步行回家,我和她走过了同样的路。”

“我今年28岁,事件发生后我甚至不敢在晚上7点、8点以后在自己家附近走动。”

 

“我昨天改变了跑步路线,因为我想尽可能多地去人来人往的公共场所。当然,我非常清楚她是在公开场合被绑架的,坚持‘安全场所’的想法,也可能只是一种幻觉...”

“事件发生后的某天晚上下着倾盆大雨,但我不想戴上帽子,因为这让我很难回头看自己是否被跟踪。

我注意到一个男人在我身后很远,虽然我知道这不太可能是坏人,但还是被吓哭了,最后不得不走到路中间,就好像这样就不会有人把我拉进灌木丛。”

在一次次的信任崩塌中,英国警方的丑闻再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对女性肆意下手的警方,如今连孩子都不放过,没有人知道这样的恐慌情绪会持续到何时。

当你在绝望中寻求救援时,来到眼前的却是更可怕的噩梦。信任可以轻易毁于一旦,但修复却遥遥无期...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