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上学去打工

2022年5月29日13:14:38如果你不上学去打工已关闭评论

01

我出生在广东的一个小乡村,从小我就知道,父母是为了生男孩才会决定生我和妹妹的。

 

奈何天不遂人愿,最终我和妹妹都是女生,而他们,也注定与儿子无缘,这也成为了他们一辈子的心结。

 

但即使妹妹是女孩子,她也依然是家里最受宠的,无非就是因为她年纪最小。

 

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通常都是先问她要不要;如果吃的东西有很多,父母会帮我们分好同样的分量,但是即使妹妹强行吃了我的份,他们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有时候我们一起玩耍,玩着玩着吵起来了,他们也只是马上责备我年纪大不知道以身作则,不问我们两个谁对谁错。

 

如果反驳,也只会得到一句“她还小,你跟她计较什么。”

 

我小时候经常会想自己到底是不是父母亲生的,同样都是他们的女儿,难道就因为她是最小的女儿,所以就可以肆意妄为,而我,就因为是姐姐,就活该承受一切吗?

 

可我心里又清楚,以我家里的经济条件,他们绝对不会抚养一个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人。

 

02

因为家里经济情况不好,我从小就懂得了要节约用钱,很多东西喜欢也只敢在心里默默看看,可妹妹遇到喜欢的东西却可以闹一顿,最后仍是妈妈妥协。

 

我和妹妹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帮忙做一些手工,为家里减轻负担。有时候妹妹累了,就会撒撒娇然后去偷懒。

 

可我根本不敢,因为我一停下来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歉疚感,仿佛休息了就是对不起父母。

 

刚上初三那年,我还在边上学边打工,我父亲却明确地表示不会出钱供我上高中。

 

我心里也清楚他们的难处,他们将近四十岁才生了妹妹,所以这时候都已经五十多岁了。

 

我理解他们的不易,可让我难以接受的是他们的区别对待。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表达过让妹妹初三毕业就辍学的想法。

 

那时的我如遭雷击,成绩一度下滑到班主任来约我谈话。

 

根本没有人会爱我,我的出生也不是任何人所期待的,我的死活根本也没人会在乎吧。

 

可我就是不甘心,我不想就这样妥协,更不想过我所见过的工厂工人那样的生活。

 

我想追求诗和远方,可现实根本不允许,我从出生开始就输了。

 

可我想,至少,我要证明自己是有那个能力继续学习的。

 

我从小就是一个自卑的人,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如果没有考上我们那里最好的高中,我就辍学,打工供妹妹上学。

 

03

那几年妹妹刚好进入了青春期,正是叛逆的时候,与家里人的关系也都闹得很僵。

 

但是妹妹的成绩的确是比我好的,我想即使我没法继续读书,那供妹妹继续读书,也算是我的一个精神寄托,将我的梦想寄托在她身上吧。

 

但我觉得自己也不差,毕竟每一次考试,班主任分析时都会指着我的分数告诉我,没意外的话我可以考上那个学校。

 

当然还是出了意外。

 

初二开始我的肠胃就有问题,几乎每天都会肚子疼、拉肚子,但由于某些封建迷信心理,我妈宁愿带着我去拜神,也不带我去医院检查。

 

终于答应我要带我去做检查,是中考前夕。

 

那几天我的身体格外的差,妈妈就希望马上带我去医院检查,即使不参加中考。

 

我至今仍然记得那个夜里我的无助,我拒绝了妈妈不参加中考的提议,在书桌前努力摒弃一切杂念专心复习,却根本控制不住大颗大颗往下掉的眼泪。

 

在我的坚持下,最终还是如期考了试。我的肚子疼是一阵一阵的,有两门试我都是肚子疼时趴在桌上休息,好一点了再起来继续答题,也所幸这两门还是我比较擅长的科目。

 

中考后出成绩,我没有意外地考上了那个学校,我爸也没有意外地依旧不同意我继续上学。

 

在小山村封闭环境长大,就注定了我妈性格里有懦弱的成分,即使她想反驳丈夫,在重大事情面前,也会无理由支持他。

 

我很绝望,在班主任询问我的成绩时,我跟他说了我的无奈。很庆幸,我那时的班主任是一个非常负责、又很热心的老师。他将我的情况反映给了学校的主任,并开始与我分析,我的这个成绩,去别的次等学校的可行性。

 

村里的书记了解了情况,亲自上门跟我爸谈这件事。

 

最终,我去了另外一所学校,因为它会给我两万块钱奖学金,并且每学期还有奖学金,高考如果成绩还行还有额外的奖学金。

 

上高中后,因为住校,我只有周末才回家,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聚少离多的原因,我跟我妹的关系反而开始缓和了。

 

时间匆匆而过,我妹中考的分数果然比我高很多。

 

最终我妹去了我梦想的学校,父母为她支付全部学杂费。

 

我妹上高中后曾经很多次邀请我去她的学校看看,我都以懒得走为由拒绝了。

 

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我只是怕揭开伤疤,那段无助的日子,我没有任何人可以倾诉,只能自己憋着。

 

最终我没有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不过我想这是我自己的原因。

 

再回忆起来,我悲哀地发现,我依旧没有学会如何与父母和解,即使这些年他们已经不再偏心妹妹,对我也有了许多的关怀。

 

我不知道横在我心里的那根刺是什么,但也许我终有一天能够将它拔去。

 

我会努力还他们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就像小时候那样。毕竟人生也就这么短,亲情对孤僻的我来说几乎就是一切。

可我心里也清楚,有很多东西不是努力就可以做到的。始终会有某些东西,横在我们中间。我不知道未来我能不能做到完全释怀,至少现在,还没有。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