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提高农村学生英语口语能力(小学英语语言技能的培养)

2023年1月11日09:30:15如何提高农村学生英语口语能力(小学英语语言技能的培养)已关闭评论

如何提高农村学生英语口语能力(小学英语语言技能的培养)

感谢您关注“永大英语”!

孩子学习?对于所有的家长来,最关心就是孩子的学习,对吧?如何帮孩子提升学习成绩呢?影响孩子学习成绩的因素有哪些?左养右学教育赖颂强团队13年的家庭教育服务经验总结,影响孩子学习的主要因素有22条之多,家长你了解几条呢?

如何提高农村学生英语口语能力(小学英语语言技能的培养)

农村学生英语语言技能的培养

李晓兰

摘要:农村学生的英语“听、说、读、写”语言技能水平相对低下,与农村地区义务教育阶段英语教学起步晚、发展慢、条件差等因素不无关系。文章依据《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2011年版)》中的“语言技能、语言知识、情感态度、学习策略和文化意识”五个分级目标要求,对农村英语课程“语言技能”教学进行探究,发现农村英语课堂教学中,学生的语言技能培养既存在“教”的问题,也存在“学”的问题。笔者认为,整合教学资源、统筹教学方法和综合课程资源,为农村学生的终身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并提供持续的动力。

关键词:英语语言技能;语言知识;教学资源;课程资源

一、引言

作为我国外语教学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农村英语课程建设与改革研究,不断引起学界的重视与加强。教育改革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能否搞好农村英语课程建设与发展,会直接或间接影响我国外语教学改革的深化发展,乃至整个庞大教育体系的正常运转。语言技能的培养与提升是义务教育阶段英语课程建设的主要内容之一。所以,《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2011年版)》(以下简称《课标(2011年版)》)对语言技能的“听、说、读、写”提出了五个级别的不同目标标准与要求,具体而全面。本文首先概述了英语语言技能之间的关系,随后分析了农村地区英语语言技能教学中存在的问题,并指出了其形成的原因,最后提出通过整合教学资源和课程资源,改善教学方法等,改善目前的现状。

如何提高农村学生英语口语能力(小学英语语言技能的培养)

二、英语语言技能简述

“听、说、读、写”技能及其综合运用能力属于语言技能。它们既是语言学习的内容,又是英语学习的手段。其中,“听和读”是语言活动中吸收与理解英语信息的技能;“说和写”是语言活动中运用英文表达意愿的技能。英语语言技能需要对大量的信息输入进行内部语言系统的理解与吸收的内化,同时需要长期的外部语言系统的综合运用的外化。语言学习首先要有大量的可理解性的输入,贮存和内化,语言使用即应用是把内化的东西进行外化的过程(李永大,2013)。它们(听、说、读、写技能)在语言学习和交际中相辅相成、相互促进(教育部,2012:12)。基于《课标(2011年版)》英语语言技能标准明确了学生在相应级别“能做什么”或“做到怎样的程度”,既能让学生明确学习目标,激发学习兴趣与积极性,也便于我们评价学习者的学习结果。学生的语言技能是在语言教学过程中逐步生成的。语言教学的重要内容之一是语音教学,因为,有效的口语交际是以自然规范的语音和语调作为基础的;所以,语音教学不能只求单音的准确性,而要重视语义与语境的契合性,注重语调与语流的流畅性。让学生读准语音,了解语法,掌握词汇,学会会话与交际,优化学生听做、说唱、玩演、读写和视听的技能标准。

如何提高农村学生英语口语能力(小学英语语言技能的培养)

三、农村英语课程语言技能教学存在的问题与归因

农村地区义务教育阶段英语教学起步晚、发展慢、条件不优越等因素,严重制约着农村英语课程教学质量的提高。农村学生的听、说、读、写能力十分有限,尤其是在写方面;语言交际能力较弱,他们对一些简单的日常用语也毫无了解。目前农村学生的英语语言技能比较差,在农村少数民族地区,英语作为第三语言的教学更有一定的难度,这些问题应该引起足够重视。

(一)教的因素

1. 语音教学问题

语音是构成英语的重要因素之一,它不仅是掌握语言知识和获得语言技能的基础,也是语言学习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对于英语初学者来说,在英语学习的过程中首先接触的就是语音。因此语音教学往往被认为是英语教学的第一步。但大多数农村英语教师不重视语音教学,教学中多强调词汇教学和语法教学。农村地区由于英语师资的缺乏,很多英语教师不是专业出身,缺乏岗前、岗后培训,他们自身没有经过系统的语音学习,很难为学生做好示范。此外,农村中小学班级人数多,教师不能关注到每位学生的语音现状,日积月累,学生的语音越来越差,从而逐渐失去对英语学习的兴趣。英国著名语音教学专家Brown(1977:157)曾经提出:“为什么学生学习英语多年,听了无数英语语言材料的教学录音带,但与英语本族语者交流时依然听不懂?”原因在于学生长期习惯了语速缓慢、吐字清晰的教学语言材料,但遇到现实生活中日常的英语口语时,感到语速过快。所以,语音教学的目的,就要帮助学生听懂日常英语口语,经常让学生接触正常语速,帮助他们掌握依赖什么信号进行判断(朱晓燕,2011:15)。而语音与语言技能的发展有密切的关系,读音准确清晰的“读”为“听”提供良好的资料源泉,而“听”又是“说”的基础,只有读音清晰,才能“听”清楚,“说”明白。“听”和“说”为“读”和“写”提供方便,“读”和“写”又为“听”和“说”铺平道路,“听”和“说”的技能在阅读中得到巩固和发展,阅读技能在“听”和“说”中得到开拓和发展(南成玉,2011)。可见,语音教学是农村英语教育的基础,起着重要作用,农村学生不具备语音基础的学习方式会加大英语学习的负担,影响到学习效率,并对今后的英语学习造成直接影响。

2. 教学策略问题

在农村英语课堂上,教师过多使用母语进行课堂教授,原因是多元的,但与教师语音素质不高,农村学生英语基础薄弱关系密切。其结果是忽视了口语和听力教学目标,由于母语的干扰,农村学生往往不能用英语来思维。农村英语课堂上的听说读写往往是单独或集中练习,语言技能和语言知识学习水乳不容,缺失文化根基的语言技能的掌握是不长久的;语言技能与知识文化的交融学习策略,才会奠定学生了解英语、感受英语、喜欢英语及学习英语的根基,进而促进语言技能的提升。良好的教学策略为良好的学习策略服务,良好的教学策略是学生学习策略形成的前提与基础;教学策略决定学习策略,决定学习效果,农村英语课堂上的教学策略决定农村英语课程改革与建设的发展与未来。

(二)学的因素

1. 学习习惯

笔者曾经参与课题组对毛南族小学生学习习惯与应试技能的调研活动,我们采取分层整群抽样的方法,从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毛南族人口较为集中的4所乡镇中心小学中抽取497名小学生为研究对象,利用自习时间,由心理学教师用统一的指导语分别对他们进行集体施测,共发放问卷497份,有效回收问卷452份,有效回收率为90.9%。研究采用郑日昌等编译的“学习习惯与应试技能自我检测表”进行问卷调查(陈永盛,1994:115-117)。该量表适用于小学高年级学生学习习惯与应试技能的自我检测,问卷由44个条目构成,包含一般性学习习惯与学习方法、阅读习惯与技能、对学校的态度、准备与应试4个内容量表。每题有“是”、“否”、“不确定”三个选项,回答“是”、“否”的计0或1分,回答“不确定”的计0.5分。满分45分,每部分的累积得分若超过各自总分的70%,即可认为该学生有良好的学习习惯和应试技能,将所得数据输入统计软件SPSS 11.5进行统计分析。调查结果显示,有33.9%的学生的一般性学习习惯与技能、35.0%的学生的阅读习惯与技能、48.6%的学生对学校的态度以及48.1%的学生的准备与应试达到良好以上水平。这一结果与李晓丽(2008)的研究结果基本一致。同时也表明,随着新一轮基础教育改革的深入,农村学校对学生学习行为发展的关注和学习习惯得到较好的培养与教育。但从总体上看,毛南族小学生的学习习惯还存在许多不尽人意之处,特别是学生的一般性学习习惯与技能、阅读习惯与技能的良好率较低,不管是语文教师还是英语教师,以及家长仍须加强农村学生学习习惯与技能、阅读习惯与技能的指导与训练。

2. 学习条件

从外部条件看,农村学生英语学习的硬软件条件不能与城市学生相提并论。从内部条件看,农村学生英语学习起点低,基础薄弱,成为他们提升听说读写能力的障碍。他们在“听”和“读”的输入过程中,一旦遇到陌生的读音、词汇或用法,就会影响“听”和“读”的效果;在进行“说”和“写”的输出过程中,一旦受到语言知识的限制,就无法准确表达自己的意愿或观点。这些因素对“听”“说”英语语言技能影响尤其严重。学校是培养学生良好学习习惯的主阵地,学校的管理水平与教师的教育、教学水平直接影响学生良好学习习惯的养成。尽管当前民族地区学校办学条件得到了较大改善,学校的管理水平、办学质量也得到了较大提高,但与发达地区相比,依然存在较大差距。

如何提高农村学生英语口语能力(小学英语语言技能的培养)

四、农村英语课程语言技能培养的途径

农村英语教师引导农村学生提高英语“听说读写”四项语言技能水平,要围绕英语语言技能教学的“实践、正确、协调、速度、技巧、思维、情感、背景、文化、创新” 十大要素进行修为途径的优化(刘建峰,2003)。

(一)整合教学资源,形成培养农村孩子四项语言技能的合力

《课标(2011年版)》中“实施建议”强调了合理利用各种教学资源的重要性,要求教师要善于整合现有的教学资源和现代教育技术,充分发挥传统的教学手段和教学资源的作用,使各种教育技术和手段都能科学、合理、恰当、简约地为提高学生的英语学习效果而服务(王蔷,2012)。学生的语言知识转化成语言技能需要通过实践才能得以实现。所以,南成玉(2011)提出,“为了培养学生听说读写的综合能力,在教学设计上,除专门训练每项语言技能外,可以采取四项技能融为一体的教学。”听和读是相互联系,相互促进的一对语言技能;其心理活动和解码过程是相同的,听是读的基础,读又能促进听的提升。说和写是表达能力的相互联系与相互产生正迁移作用的技能;说是写的基础,写又能促进说的提高。听和说是一个连续的心理过程,两者互为前提,相互促进。读和写是相互渗透的过程;读是写的基础,写能促进读的发展。我们在听的教学活动中,贯穿进行其他语言技能训练,读音教学与说和写的训练,阅读教学与读和写的规训,写作教学与听和读、听和说练习等。在整合教学资源过程中,尽可能渗透听、说、读、写四项语言技能。

(二)统合教学方法,构成培育农村学生四项英语语言技能的协力

心理学研究表明,学生的良好学习习惯是在日常的学习过程和教育过程中形成与培养起来的。其形成方式主要是靠简单的重复和有意识的练习。为此,我们在对农村学生进行学习习惯与应试技能训练时,应把多种教学方法统合起来,以构成培育农村学生四项英语语言技能的协力。

榜样示范。英国教育家洛克(转引自孙云晓、张梅玲,2004:272)说:“无论给儿童什么样的教训,无论每日给他什么样的聪明而文雅的训练,对他的行为能发生最大影响的依然是他周围的伙伴,是他的监护人的行为榜样。”农村学生良好学习习惯的形成离不开他身边的榜样,父母或监护人、老师良好的学习习惯是他们最好的榜样,他们以身作责对孩子来说是无声的引导。此外,还要善于从学生的生活环境中,从学生的同龄中选取典型,为他们树立熟悉的同伴榜样,如认真听课、认真完成作业,上课积极回答问题,坚持进行课前预习、课后复习等好榜样,引导学生相互学习。

行为强化。强化不仅可以塑造新的行为方式,而且还可以改变旧有的行为方式。学生的学习习惯是通过后天的学习获得的,因此,我们可以运用强化对农村学生学习行为进行定向控制与改造,使其形成良好的学习习惯。例如,我们在对学生进行学习习惯训练时可采用表扬与批评相结合的方法,特别是通过正面、积极鼓励的方式,使他们产生积极的情绪体验,自觉巩固良好学习习惯,纠正不良学习习惯。

规范制约。心理学研究表明,整个小学阶段,儿童的坚持性、自制力不强。因此,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光靠自律是不够的,还需要有严格的规范及师长的监督。如帮助农村学生制订切实可行的学习计划,建立适当的奖惩措施督促他们执行学习计划,认真听课,认真完成作业,每天坚持预习与复习等,且必须严格执行,以养成他们良好的学习习惯。

(三)综合课程资源,生成培植农村学生四项语言技能的张力

《课标(2011年版)》第四部分“实施建议”的“课程资源开发与利用建议”提出开发与利用“教材资源、学校资源、网路资源和学生资源”共四项具体建议(王蔷,2012:11)。我们需要根据农村学生的生理、心理和情感特征、现有知识水平、认知能力和接受能力、学习需要以及教师的教学需要等来选择适当的教材,充分发挥教师的教学个性和特长,灵活地、创造性地处理教材。英语教师应通过构建融洽师生关系,创设民主、开放、平等、公平的师生沟通互动与生生交流分享平台,如英语角、英语演讲比赛、英语演出、英文日记、英语墙报、英语广播站、班级博客英语网页等,引导农村学生加入课程资源的开发与利用行列,综合农村英语课程实施中的资源,培养学生的语言技能。

如何提高农村学生英语口语能力(小学英语语言技能的培养)

五、结语

农村地区义务教育阶段英语教学存在教师语音教学与教学策略的短板和学生学习习惯与学习条件的硬伤,严重制约着农村英语课程教学质量的提高。从宏观上看,与农村地区义务教育阶段英语教学起步晚、发展慢、条件差等因素有关;从微观上看,与农村英语教师语音素质不高、不注重教学策略的得当使用,农村学生英语基础低、没有形成良好的学习习惯、缺失良好学习条件等因素有关。英语的“听说读写”四种语言技能,既是多元有别的整体,又是相辅相成和相互促进的统一体。针对农村英语课程语言技能教学问题,农村英语教师和研究者提出的经验与方法,对问题的解决是有所帮助的。但我国农村英语课程语言技能教学存在诸多困难,笔者认为,通过整合教学资源、统合教学方法和综合课程资源,构筑提高农村学生四项语言技能的合力、协力和张力,仅仅作为参考与借鉴,并非一劳永逸地解决了农村英语课程语言技能教学存在的所有问题。我们要共同探寻与优化其他途径,来帮助农村学生英语四项语言技能,为他们的长远发展奠定厚实的基础和提供持续的动力。

注:本文系广西高等教育教学改革工程项目“民族地区校地教学共同体建设的理论与实践探索”(2013JGA219)和2014年地方院校国家级大学生创新训练项目“基于校地教学共同体的师范生教学技能训练模式研究”(项目编号:201410605017)的研究成果之一。

如何提高农村学生英语口语能力(小学英语语言技能的培养)

参考文献

[1] Brown, G. Listening to Spoken English [M]. London: Longman Group Limited, 1977.

[2] 陈永盛. 小学生心理诊断[M]. 济南:山东教育出版社,1994.

[3] 教育部. 义务教育英语课程标准(2011年版)[S]. 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

[4] 李晓丽. 小学生学习习惯的调查[D]. 重庆:西南大学,2008.

[5] 李永大. 对英语教学的冷思考[J]. 基础教育外语教学研究,2013(12).

[6] 刘建峰. 语言技能教学的十大要素[J]. 西安外国语学院学报,2003(1).

[7] 南成玉. 培养四项语言技能,优化外语教学[J]. 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2).

[8] 孙云晓,张梅玲. 儿童教育就是培养良好习惯[M]. 北京:北京出版社,2004.

[9] 王蔷. 控制课程容量 增强可操作性——《义务教育普通高级中学英语课程标准(实验稿)》修订解读[J]. 人民教育,2012(增刊).

[10] 朱晓燕. 英语课堂教学策略——如何有效选择和运用[M]. 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11.

On the Cultivation of Rural Students’ English Language Skills

Li Xiaolan

Abstract: The level of rural students’ English language skills of “listening, speaking, reading and writing” is rather low. The causes are that English teaching in compulsory education period in rural area started late, develop slowly and teaching conditions are bad. The paper focuses on “language skill” teaching among the five levels of teaching objectives in “English Curriculum Standards for Compulsory Education (2011)”. It finds out there are not only teaching problems but also learning problems in cultivating students’ language skills in rural English course. To improve rural students’ language skills, the author thinks that English teachers should provide an ever-lasting motivation through integrating teaching resources, teaching methods and course resources.

Key words: English language skill; language knowledge; teaching resource; course resource

(本文首次发表在《基础教育外语教学研究》2015年第3期)

如何提高农村学生英语口语能力(小学英语语言技能的培养)

广告也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