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少年反对校园暴力被杀(15岁少年因制止校园暴力被打死结局)

2022年7月3日19:38:1814岁少年反对校园暴力被杀(15岁少年因制止校园暴力被打死结局)已关闭评论

14岁少年反对校园暴力被杀(15岁少年因制止校园暴力被打死结局)

“我当时多想变成那一只老鼠”

戒除网瘾?目前帮孩子戒除网瘾的方法,主要是分成3种,第一种是无条件的接纳孩子沉迷网瘾,等孩子自己哪一天玩够了,自己醒过来,但要等半年,1年,3年,5年,不知道?第二种是送孩子去封闭网瘾学校3-12个月,但家长先要确定孩子从网瘾学校回来后再次接触网络沉迷进去怎么办?第三种是家长帮孩子建立规则意识,让孩子每天在正常的上学,正常的完成作业,正常的作息基础上,每天有边界的使用手机网络,这也是左养右学教育赖颂强团队13年来的改善孩子网瘾方案,可找我们获取戒除网瘾的6个步骤资料。

“泯灭人性、毫无隐私”

14岁少年反对校园暴力被杀(15岁少年因制止校园暴力被打死结局)

谁能想到现在这个社会环境下,这样的话语来自一位在“书院”读书的孩子口中。

“豫章书院”这个地处江西南昌,挂着千年书院名头的一家民营学校。

面壁、戒尺、龙鞭这些本不应该出现在现代教育中的字眼,为什么能频繁地出现在这家书院之中,甚至还能写入自己的招生简章和合同之中。

16岁的小勇从这个“魔窟”中逃脱出来之后,向我们讲述了他的经历。

坠入深渊

豫章书院起源于南宋时期,最晚到清朝才停止办学,可谓是历史悠久。

然后在2011年,南昌的老板吴军豹将豫章书院注册成了自己的商标,并申请了办学许可证,主要教学项目是文化课和国学课程。

豫章书院山长—吴军豹

而我们能够看到的是,豫章书院的招生简章上面更多的是在招收网瘾、叛逆、厌学等后进学生。

校长也坦言道自己学校招收的都是被全日制学校所边缘化的学生,并且自己有独特的教育方法,学生前来学习过后能够顺利的进入到全日制的学校学习,所以家长才会选择他们,让他们帮助家长把孩子从悬崖边拉上来。

也是书院方证明了自己的教学有一定的效果,所以2013年,书院还被挂上了阳光学校的牌子,当地法院还会将犯罪的问题孩子送到书院进行培训改造。

可见豫章书院在当地人们心中的地位不一般。

小勇的父母就是听到了豫章书院的名声,决定在2016年6月23日将已经16岁正处在青春叛逆期的小勇送到豫章书院进行改造。

而这天也是小勇这段人生生涯噩梦的开始。

自从小勇在这天进入书院的那一刻起,恐惧和被伤害就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非法拘禁or森田疗法

刚刚被送进书院的小勇,得知自己的父母将自己千里迢迢地从辽宁大连给骗到江西南昌,然后被送进了这所全封闭的学校,内心的怒火一下子就冲上了大脑。

当小勇向学校教官指出他们的做饭涉嫌违法的时候,教官们却对小勇说他们的所有做法已经跟他的父母签订了合同,小勇还是不信,想要掏出手机报警时,几个教官便把手机抢走,并且开始对小勇进行搜身。

身上物品被搜刮一空的小勇,被这些教官丢进了一个小黑屋,也就是校方所谓的“静心室”。

豫章书院静心室

进入到小黑屋的小勇,内心更加的恐惧,于是他开始反抗。几个力气较大的教官将小勇按到地上,反抗的过程中,小勇的手肘打到了教官的鼻子,瞬间出了血,于是小勇就被他们判定为十分叛逆的问题学生。

反手将手铐给小勇带上,小勇这时双手背在身后,上面还带着手铐,面前围着几个身材剽悍的教官,16岁的小勇这时害怕极了。

紧接着就又发生了一件让他更为屈辱的事情,被这个阵势吓到的小勇,当时有点大小便失禁的感觉,把身上的衣服全部都给弄脏了。

这些教官就带着小勇去卫生间清理,扒光小勇身上的衣物,光着身子的小勇就呆呆地站着,教官们就这样给小勇冲洗一下,然后不让小勇穿新的衣服,直接光着身子又给带回去了小黑屋。

从刚刚进入到校门,到被扒光衣服再次送进小黑屋的小勇,这个时候才渐渐地冷静下来,环顾起他现在所处的环境。

整个屋子里面仅有尿盆、被子、枕头、水桶、杯子五样物品再没有其他的东西。

小黑屋示意图

这个比监狱环境设施还要差的小黑屋,没人告诉小勇他需要在这里面呆多长时间。

夏日的闷热,潮湿席卷到了小勇的身上,他在这一刻绝望了,甚至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小黑屋里面的体验让小勇痛不欲生,他完全不知道外面过去了多长时间,没有人来跟他交流,他哭过,闹过,折腾过,可是仍然没人来看他一眼,现在的小勇就像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样。他是多么想让自己的父母带他逃离这个苦难之地。

整改过后的静心室内部

然而讽刺的是,小勇的妈妈在送小勇来到书院后,并没有立马离开,而是在学院旁边的宾馆内足足住了一个星期,每天小勇的妈妈都会跟学院的老师交流,询问小勇的情况。

而校方给小勇妈妈的反馈一直是十分的安静、听话、正在学习。

却丝毫不知道跟她一墙之隔的小勇正在经历着什么。

在当事后,记者向校长问起小勇当时在学校为什么会有这样经历时,校长的回答却矢口否认,觉得学生里面会有大量的主观臆断,学校这边并不是一定要将刚来的孩子“静心室”而是想要通过这种“森田”疗法,让刚进入学校的孩子紧张、敌对的情绪缓和下来。

并且校长还十分详细了解释了他们这套“森田”疗法的实施过程,证明自己的这边是有强大的理论支持的。

而且向记者强调,刚进来的学生都会由专门的老师去进行引导着进行“森田”疗法。老师也会时刻关注孩子的心理变化。

但是小勇却否认了校方的做法,表示自己在小黑屋呆着的8、9天时间,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跟自己有过任何的交流。

时间就在小勇的恐惧和无助中一点点度过了。

终于在小黑屋呆了9天之后,小勇被人带出了“静心室”这一刻的小勇如释重负,仿佛重获新生。

可是出了“静心室”并不代表小勇苦难生活的结束,而是另一段非人生活的开始。

“戒尺”和“龙鞭”

小勇在同学的带领下,领取了学习用品,算是正式开始在书院的学习生活。

从书院的课程表上来看,除了正常的语、数、英之外,书院确实有如书法、古筝、古琴等中国传统艺术项目的科目。

还有很多的古文、国学课程也是书院的特色课程,书院方面声称,学习这些内容能够让叛逆的孩子回归正途。

而这些课程对于16岁的小勇来说那是相当的枯燥,古文老师从来都是照本宣科,完全不是解释其中含义,学生们就像是个机器一样,所有读过的课文都需要完全背诵下来。

然而学校每天晚上都会对孩子每天的学习生活情况进行点评,如果哪项做得不合格,就会遭到戒尺的惩戒,课文背诵不合格就是惩罚的项目之一。

小勇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被打的经历,仍然不寒而栗。

那是一次内务检查,小勇的铅笔盒忘在了枕头下面,教官发现了这个文具盒,然后就要对小勇这种不合格的做法进行惩戒。

小勇本以为只有一件物品只会被戒尺打一下,可是他却看到教官把文具盒打开,把里面的文具全部倒出来数,一共15件文具,小勇就因为这样被打了15下。

在教官使出全力的情况下,前5下小勇还是忍受,可是之后自己的手就已经没有了知觉,最后更是红肿了起来。

记者也在学院中看到了这个惩罚人的戒尺,校长则表示,戒尺惩戒也是写在学员的培训协议里面的。

“对于严重违反学德,在学校内造成不良荡害的学生视情况予以教鞭戒尺”

然而小勇的铅笔盒落在床上,不知道是违反了什么学德和造成了什么样的荡害就能够让他受到体罚。

校长更是表示,这个戒尺自己也试过,打到手心会疼,但是不会造成像小勇他们所说的那种红肿情况出现,但是校长仿佛忘了,自己打自己能下多大的狠手呢?

除了戒尺,学院还有一种让学生谈之色变的惩罚工具“龙鞭”。

这是一根长度为81厘米由竹炭纤维材质制作而成的鞭子。这种高阶的惩罚工具小勇并没有承受过,但是他却亲眼看到过一次惩罚。

那是山长吴军豹亲自去惩罚一位学生,只见山长抬手一下子打在了这个学生的屁股上,而第二下山长却打扁了,打在了大理石地板上,地板却应声而裂,可见这个“龙鞭”的威力。

被龙鞭体罚过的伤痕

这些被校长极力反驳的事实,记者在已经离职的书院教官处得到了证实,教官说到书院的管教确实严苛。

刚进来的孩子会被他们搜身,然后关进小黑屋,没人回去管他怎么样。戒尺的使用也是很随意,上课说话,顶撞老师,跟异性聊天等都会遭到戒尺的惩罚。

小勇就在这样担惊受怕的环境中开始了生活,一个半月后的一天,小勇终于看到了逃出去的希望。

逃出生天

小勇在入学一个半月后,来南昌出差的爸爸顺道到学校看望小勇,小勇当即向父亲说了自己这段时间在书院中的生活学习情况,并且十分期待父亲能把自己带出去。

父亲回家后,因为这件事跟母亲大吵了一架,父亲认为孩子跟自己倾诉的是真实的,孩子正在受苦,可是母亲跟学院沟通过后,决定相信学院的说法,觉得小勇有可能是在撒谎。

毕竟自己费了那么大的劲,从大连送他到南昌,而且花了这么多的钱,刚刚过去的小勇就要回来,自己的心血不就全白费了。

原来这个豫章书院的收费确实不低,仅仅半年的学费就要3万多元,可是小勇在学校过得并不好,可他的父母却不知道。

缴费单

再一次被父母拒绝的小勇内心是无比的失望,感觉自己的人生完全失去了意义,然后在见过父亲的几天后,2016年的8月8日小勇抓起了放在桌子上的洗衣液喝了两大口。

学校洗漱区

当时的小勇心里面想着就是要引起父母的注意,完全没有考虑这样做会不会伤害自己的身体,甚至想到过如果毒性大,拿自己过去了就过去了。

腹痛不止的小勇被校方发现后送到了医院,可是小勇的情况并不乐观,医院紧接着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病危通知书

可是校方却把这件事给隐瞒了下来,并没有及时的通知小勇的家长,校长便自作主张在病危通知书上面签了字。

等小勇从医院脱离了危险,才告诉了小勇妈妈只是误食了洗衣液,没什么大碍,对病危通知书这件事只字未提。

校长对此给的解释是觉得医院有的时候为了规避自己的风险,就会下达这样的通知。

病危通知书并不是说小勇马上就会失去生命,也就没有向小勇父母通知此事。

被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小勇,没办法再次回到了书院中学习。

并且收起自己要逃走的想法,按照书院的各种严苛规定来执行,好让书院的老师看到自己的“正常和改变”。

在来到书院的3个月后,小勇向书院提交了完成改造,想要回家进行学习的想法。

小勇妈妈这才在送小勇来到这个地方3个月后第一次见到了孩子。

隔着学校的大铁门,两个人拥抱在了一起,抱头痛哭起来。

原来小勇在进来学校的时候足足有200斤,是个不折不扣的胖子,可是在书院这短短的3个月,他却直接减重50斤,瘦下来的样子,让妈妈不禁联想起孩子在这个地方受了多大苦,终于下了接小勇回家的决心。

小勇终于向妈妈诉说了他这几个月在这里的情况。直言自己吃不好、睡不好整天都在担惊受怕的日子里度过。

书院的伙食非常差,鲜有荤腥,经常吃的就是辣椒、茄子,甚至小勇还在紫菜汤内捞起来过一片破抹布。

除了吃得差,学院还会让学生当苦力干活,小勇在的这段时间,刚好赶上翻新校舍,学生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搬砖、搬水泥、搬瓷砖完全就是一个小工,而不是在学习。

听闻了这些的小勇妈妈坚持要将孩子带走,可是校方以一个学期没有结束为由拒绝了小勇妈妈的要求。

甚至几个教官把小勇妈妈围起来,劝导小勇妈妈放弃接走小勇的想法。

但是看到孩子的情况后的小勇妈妈这次十分的坚定,带着小勇坐上了回家的飞机。

而当小勇他们的飞机真正降落到大连机场的那一刻,小勇才感觉自己真正的算是逃离了那个“魔窟”,喜极而泣。

“魔窟”救人

小勇是幸运的,成功地逃离“豫章书院”,可是小勇想到了还有很多的同学还在这样的环境中度过,就想要通过自己的力量,曝光书院的不合法的行为。

于是小勇开始在各种网络上发帖,写下自己在豫章书院里面的所见、所闻、所受。并且小勇还向南昌当地的教育主管部门进行举报。

可是收到的反馈则是豫章书院并没有非法办学的通知。小勇并不气馁,因为自己就是豫章书院的受害者,他相信真理始终会来到。

小勇开始坚持在各大网站、论坛发帖控诉豫章书院的罪行。

终于在一年之后的2017年10月小勇的帖子终于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

南昌当地教育系统才重视起来事情的严重性,并立即成立了调查组,开始对小勇反应的事情进行调查。

经过调查,确定了豫章书院的教学过程中确实含有小勇所说的戒尺、体罚等违法的教学行为,并当即向豫章书院下达了《限期整改通知书》。

网上的各种舆论也是一片哗然,家中心目中管教不良孩子的阳光学校,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教育的,一时间都难以接受。

随后在11月5日,豫章书院山长吴军豹发出声明说从即日起暂停豫章书院办学,并向教育系统做出了申请。

紧接着第二天,教育局就给到了批复,同意豫章书院解散。整个学院仿佛就此划伤了句号。

可是在豫章书院受过苦难的孩子们怎么会善罢甘休。他们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于是在11月9日,几个学生到当地公安局报案,声称豫章书院存在过非法拘禁的行为。

民警也是重视起来这件事,并且予以立案调查。

终于在2020年7月7日,南昌青山湖区法院对这件非法拘禁案进行了审批,判处山长吴军豹有期徒刑2年10个月,校长任伟强有期徒刑2年7个月。

结语

事情到现在这部看似真的是画上了句号,可是我们转念一想,在当时全国又有多少像豫章书院这样的,打着国学、修身、戒网瘾的旗号而办的私立学校,而这些孩子当时是否也在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这种违规的教学情况在我们中国到底还存在着多少?

为什么教育部门没办法做到完全的监管呢?

作为学校来说,教书育人是我们的责任,但是体罚、棍棒教育这种早已经明令禁止的违法行为,为什么会屡禁不止呢?

中国是人口大国,也是教育大国,无数的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龙成凤”但是教育往往不光是孩子自己的事情。

家庭、学校、父母、老师,任何一个都是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环,希望每个参与到孩子教育中的人都要深重且敬畏。

广告也精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89291810@qq.com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