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儿不上学会怎么样

2023年1月1日14:05:38孤儿不上学会怎么样已关闭评论

这个频繁接打电话的地方,可不是某公司的客服中心,这里是印度在第二次疫情爆发后,专门为孤儿们建立的求救热线。

这些接线员们平均每人每天要接500通求救电话,这些电话的主人都只有十来岁,甚至只有两三岁。

他们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父母都死于新冠病毒,他们得不到任何人的帮助,只能拨打电话寻求出路。

 

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女人划擦火柴点燃了灶台,转头让一个女孩端来煮饭用的米和水,从她淘米的动作来看并不是很熟练。

不一会儿,他们又开始四处翻箱倒柜地寻找,因为切菜用的菜板不见了。

没有菜板的女人只好蹲在地上切菜,倒进锅里胡乱炒了几下,拿来一个盆子盖在锅上。

女人名叫丽娜今年18岁,旁边是她15岁的弟弟和13岁的妹妹,在此之前三人从来没做过饭,今天是他们离开父母后做的第一顿早餐。

去年5月份,印度疫情第二次大规模爆发,她的父母亲同时感染了新冠,双双倒下。

由于当时的医疗资源紧张,家里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才把两人送进了城里的大医院。

丽娜说自己尝试过向周围的邻居借钱治病,但他们都害怕一旦两个大人死了,几个小孩根本还不上钱。

所以为了治好父母,丽娜只能自己做主,把家里的一头牛,两只羊,以及大部分田地卖掉。

只可惜换来的钱砸进医院,最终也没能挽回两人的生命。

一夜之间,三个半大的孩子都成了孤儿,这栋不大的房子是父母唯一留下的遗产。

他们周围没有任何亲戚,也得不到邻居的帮助,三人只能凭借回忆父母干活时的样子,洗衣做饭、喂养牲畜,一点点地学会操持好所有家务。

这仅剩的几头牛是家里的唯一支柱,产出的牛奶不仅要供一家人填饱肚子,还要拿到市场上去换点钱。

每天忙完一天的事情后,丽娜会带着弟弟和妹妹去田里待一阵子,因为他们的父母就葬在这两个不起眼的小土包里。

而按照印度传统,人死后是要火葬的,但是因为村里的人都害怕新冠病毒会扩散,三兄妹只能自己动手将他们草草掩埋。

有空的时候就过来看一眼,丽娜说在父母病倒之前,自己从不知道新冠是什么东西。

以为这一切都离这个偏僻的小村子很遥远,直到双亲的生命被病毒无情夺走,作为大姐的她接过照料全家的重担。

才知道印度的疫情有多么可怕,成年人的生活有多么艰难。

据印度政府统计,全国像丽娜三兄妹这样的新冠孤儿超过11万。

无人照看的他们经常流浪在街头,运气好的继承了父母的手艺,在路边摆起了摊儿,早早得开始养家赚钱。

运气不好的就成了没人要的野孩子,死在无人知晓的角落中。

院子里这些玩闹得正欢的幼童,在两天前还是一群无家可归的乞儿。

他们是一家5口人,最大的姐姐米娅只有7岁,最小的弟弟潘达只有半岁。

他们的父母死在了第二次新冠爆发之中,完全没有自理能力的他们找不到任何依靠,只能跟着姐姐米娅在村子里乞讨为生。

然而更加令人心寒的是,村民们知道他们的父母是死于新冠,见她们如同见了瘟神,都闭紧了房门不敢提供任何帮助。

4个弟弟妹妹嗷嗷待哺,还有一个更是尚未断奶。

为了活下去,走投无路的米娅没办法只能带着弟弟妹妹,白天去啃路边的野草野菜充饥。

晚上钻进村民的牛圈偷喝母牛的乳汁,最后印度媒体终于发现了他们,五个幼童乞讨险些饿死的事情引起了全国的关注与同情,现在米娅和四个弟弟妹妹都送进了一家孤儿院。

据这里的志愿者说,当找到这个几个孩子的时候,他们都饿得近乎虚脱,最小的那个已经是严重营养不良。

好在最后都救了回来,孤儿院给他们提供了充足的食物,崭新的衣服和数不清的玩具,幼童们恢复了小孩子该有的活力和精神。

只是姐姐米娅一直无法融入孤儿院,7岁的她已经有些懂事了,之前流浪乞讨的经历她无法忘怀。

父母的突然离世和周围人的冷漠歧视,在她懵懂的心灵中刻下了名为信任的伤口。

即使来到孤儿院后,她也还是主动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不愿他们离开自己的视线。

有些东西是无法用食物和衣服来弥补的,儿童心理学家指出,由于新冠疫情在印度的大流行,传统的丧葬仪式完全被取消。

父母的指导和关爱消失之后,原本来自亲戚和邻里的关怀也被隔离。

这些新冠孤儿在心理上受到的创伤,不会比身体承受的饥寒小。

但无论是米娅还是丽娜一家,都是无疑是不幸中的万幸。

在印度还有70%的新冠孤儿没有得到任何照顾,他们无法得到庇护也没有条件上学,长此以往将会成为断掉的一代。

看到这里相信大家也发现了一个跟可悲的事实,即使疫情带来的打击如此沉重,但却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带上口罩。

印度疫情多次大爆发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但最后伤害最深的还是这些失去双亲的孤儿,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可怜还是该愤怒。

广告也精彩